關於部落格
「閱讀」,不只是閱讀一本書、一幅畫作、一首音樂、一場美景、或是一種無可名狀的情緒。
  • 225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約翰‧布雷蕭《家庭會傷人》

1 緒論─危機潛藏的家庭 我們的心理學根基業已動搖,我們使用表達過去世界的語言來掌握今日世界的意義。過去的生活看似更為接近我們的本性,但其原因只是:過去的生活更為接近我們所使用的語言罷了。─ P7 父母的教養方式,形成了孩子的自我概念。 自貶之心:靈魂之病 根據高夫曼(Kaufman)所著「羞恥心」一書中的定義:「自貶是一種靈魂的病,是自己對自己產生最尖銳的痛苦之感。它或許出現在我們受到羞辱而呈現怯弱之時,或是在挑戰不成之時。自貶的心情是一種內心的傷痛,它將我們與別人隔離開來。」 P8 自貶心態與健康的羞愧 「自貶之心」和「健康的羞愧」是不同的。健康的羞愧是「我做錯了」,而自貶是「我是個有問題的人」;健康的羞愧是「我犯了一個錯誤」,而自貶是「我本身就是一個錯誤」;健康的羞愧是「我的行為不太好」,而自貶的態度是「我不好」,兩者之間大不相同。 P10 然而父母的遺棄扭轉了大自然的秩序,孩子不但得不到關懷,而且必須要去照顧父母,他們變得孤僻和疏離,因為他們失去了每個孩子都該享有的珍貴、獨特的童年。父母的遺棄也因而造成孩子自貶、自卑的內心。 假我的出現 一旦內心有了自貶的聲音,面對自己便成為一種痛苦的經驗。基於補償的心理,人會創造出一個虛假的自我,以便讓自己生存下去。 「假我」的功用是可以保護自己不去面對真實自我的痛苦及內心的寂寞。在偽裝多年之後,個人的真我將變得麻木,再也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今日家庭的危機─這些不成熟的人所教養的孩子,將來也會成為不成熟的成人。 P11 家庭規則 大家共同否認問題,以便遵守我們的文化中,特有的「不多話」的老規矩。這個不多話規矩深植於教養子女的法則中,例如:孩子有耳無嘴、小孩要毫無異議的聽話,發出異議就是不乖,會繼續把這些規則傳給第二代、第三代甚至第四代。 最糟的是這些「神聖」規則中,有一條是「不可對規則質疑」,甚至不能討論它們,因為連討論也是對父母的不敬。 現在,我們沒有選擇的餘地,必須打破禁忌,運用家庭系統的新知識,來重新評估我們的家庭規則,否則危機是難以解除的。我們必需轉換那些家庭規則,以解決我們的強迫性行為。因為現代人眾多的強迫性上癮的生活方式,正是源於自貶之後伴隨而至的孤單和心理麻木。當我們自貶時,有如靈魂之杯破了個洞─兒時,慾望未得滿足的我們,彷似一個無法裝滿的靈魂之杯,這種缺憾無法補償,因為我們永遠也無法叫童年重新來過,不管我們如何努力的想將子女、情人和配偶變成我們的父母,都是沒有用的。不論多少次,我們努力想裝滿靈魂之杯,而那個破洞依然存在。 P12 強迫性或耽溺性行為 強迫性或耽溺性行為的定義是:任何一種與情緒改變有關,且對自己的生活有害的行為。 P13 我們在家庭系統裡學習去適應它的需求,同時扮演這個系統所要求的角色,這些角色要我們擁有某些感覺,並放棄另一些感覺。 當我們被虐待時,我們會用自我防衛來保護自己。例如:壓抑自己的感覺、否任問題的存在、轉移憤怒到其他事物或朋友身上、幻想被愛、理想化或假裝不在乎、讓自己麻木冷漠,不再有任何感覺。 當我們變得麻木、冷漠的時候,某些上癮或強迫性行為就會成為改變情緒的工具,它們通常帶來舒服的經驗,讓麻木的我們感到自己仍然活著,例如酗酒、吸毒、作愛、大吃等等。另外還有一些改變情緒的工具,像是過度工作、瘋狂購物、賭博、看電視、強迫性思考等等,這些行為雖然不像前者那樣帶來明顯的快感,卻也都能把情緒移開來。 P14 耽溺性行為是當我們無法面對真實痛苦時的一種止痛劑;否則,我們就必須去面對自己受傷的感覺。 P15 害人的毒性教條 愛麗絲‧米勒(Alice Miller)在她的著作「都是為你好」(For Your Own Good) P18 事實上,父母本身也無所選擇,除非他們自己面對或處理過他們和自己父母之間的關係,否則,在下意識裡,許多信念已經代代相傳。 P18 孩子的信念 在親子間,有一種很微妙的關係,就是孩子對父母親的看法,是由父母教出來的。 P19 比如當孩子受到父母親的虐待時,不管是性的騷擾或是身體及情緒上的傷害,孩子都會壓抑自己,而承擔所有來自父母的指責以及要求,因為唯有這樣才能繼續擁有父母全能的保護。對這個年齡的孩子來說,要面對父母的缺陷,會使他產生無法忍受的焦慮,唯有順服才能免於恐懼。 基本上,孩子們對於所意識到的威脅和無法忍受的情境,具有心理防衛的能力。弗洛依德稱之謂「自我防衛」,包括否認、壓抑、脫離(dissociation)、理想化等等。這些自我防衛出現在生命早期,而且自動的運作。正因為它們是潛意識當中運作,所以,它的危機也是潛藏而不易被發現的。 P20 世界上沒有完美的父母,也沒有不犯錯的照顧者,因此,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發展出一些幻想中的親密關係。事實上,長大離家的意義就是要克服這種幻想,接受我們基本上是孤獨的這個事實,它也意味著我們要獨立面對黑夜的恐懼及死亡的真實性。成長要求我們放棄在幻想中理想化的父母形象。 2 家庭是一個系統 我們的自我形象和家庭形象是緊緊相依的。─ 3 健全家庭之素描 我是我,是因為我生來如此,而你是你,是因為你聲來如此。 如果我因為你,才成為我,你因為我,才成為你, 那麼,我不是我,你也不是你。─Rakki Mendel P62 何謂成熟? 成熟的人能區分且接受自己和他人是不同的個體,能建立清楚的自我界限,有良好的自我概念,也能夠和自己的家庭系統建立起良好而有意義的關係,但是又不會過度的溶入家人的生活裡而迷失了自己。這表示他可以自由運用他的情緒,他不會滿腹怨憤,也不會愛某個人愛得太切,可以在恰當的時候選擇不帶罪惡感的離開。 P63 每個人都需要經歷自我分化(differentiation of self)的過程分化後的個別性和不分化的依附性,其實是一條連續現的兩個端點,我們位於這兩個端點當中的某一點上。個別化代表著我們擁有自我擁有自我的意思是我們確知自己的價值,而且也有一些重要的他人肯定我們有價值。人無法全憑自己而有自我價值感;至少需要一個重要的人的肯定才行。擁有自我使我們勇於獨特而與眾不同,然而自我又必須落實在社會範疇─人際關係當中。 P71 五種自由 家庭治療大師薩提爾女士認為人有五種天賦的自由: 1.有自由去聽和看此時此刻發生的事,而非只能聽和看過去、未來或是「應該」的事物。 2.有自由去思考自己所想的,而不是應該怎麼想。 3.有自由去感覺自己真正的感受,而不是應該的感覺。 4.有自由去渴望以及選擇自己想要的,而不是應該要得。 5.有自由去幻想自己想要達成的目標,而非永遠扮演安全而僵化的角色。 擁有這些自由,我們能夠達到完全的自我接納和人格整合。將巨大的個人力量,由上述的五種力量當中產生。當人完全自由的時候,所有的精力都可用來解決問題、滿足需要,而不需要消耗精力於瞻前顧後,則人的功能可望臻於充分發揮。 P73 積極傾聽是一種在說話者身上尋求一致性(congruence)的傾聽;一致性意味著說話的內容以及內在心理過程相符合的性質。亦即指肢體語言是否和口頭語言一致,例如一個人以大聲且有攻擊性的音調說:「我沒有生氣!」就是肢體語言和口頭語言不一致。如果一個人沒有生氣,他的口氣聽起來就不該是怒氣沖沖的樣子。 P75 當一個人有清楚而分化良好的自我界線時,他知道自己溝通的出發點和目的。他用具體而明確的行為來仔細表達自己的希望。 6 家庭的黑暗死角 ─ 性暴力與肢體暴力 被虐待的孩子獨自承受痛苦,在家中如此,在自己內心也是如此,無法對人說,也無法在心靈深處找到一個可以盡情大哭的地方。─愛麗絲‧米勒 P161 根據韋氏大辭典:亂倫(incest)可被界定為:「有親密血統關係之間的性交或生殖……而該血統關係是法律或習俗所禁止成婚的。」 P163意識分裂(Dissociation) 亂倫很明顯的是一種棄子女權益於不顧的表現。傷害者的行為和受害者的反應也常常很不一致。由於傷害太大,受害者的防衛特別重,我稱之為「立即性的麻木」(Instant Numbing),這種防衛機轉也就是「意識分裂」。後受害者因為無法承受遭遇的痛苦而「和自己的身體分離」,也與留在自己身上的記憶脫離。 P165 以下是一個性暴力受害者慣有的心理及行為反應的查核表。單獨的一項特質並不表示曾受過性虐待,必須同時具有好幾項下列的特徵,才有可能是曾被性虐待的跡象。 1.不符合年齡的行為 2.妄想、否認事實、意識分裂、非人化(depersonalize):這些都是自我的防衛措施,彷彿靈魂出竅一般,在想像中,讓心神離開軀體,使感覺麻木,好讓自己把痛苦擋在體外,在精神上脫離現實。此亦即喪失記憶的主因。 3.不真實的感覺:性虐待受害者對於正在經歷的事缺乏真實感,也不了解何謂正常的現實。他更不明白為什麼別人會活得興致勃勃的,因為他對一切事物都失去了興趣。 4.孤僻及退縮:受害者變得退縮,巴不得自己能隱形。常有逃離事物的傾向,包括逃家、逃學,以及逃避衝突極困難、常有自殺的念頭。 5.恐懼症、過分焦慮、過度警戒:遭受性侵犯的首要反應是單純的害怕。無助的受害者會因此而嚴重及長期的生活在壓力及焦慮中。這種無名的恐懼可能以某種形式或多重恐懼的現象顯現。 6.強迫性及耽溺性問題 7.敵意、性行為中的憤怒、被動的攻擊性 8.內化的羞愧感 9.當一輩子的受害者 10.偏差行為、犯罪及賣淫 11.性虐待重演 12.工作上的適應困難 13.對受害經驗保持沉默 14.對侵犯者模仿認同 15.由身體代表自己來表達感覺:由於感覺無法被表達出來,因而轉變成身心症。性虐待受害者常藉著生病來宣洩痛苦的感覺。病痛可能發生在曾被凌辱的身體部位,例如陰道疼痛或發疹子、喉嚨痛、便秘、氣喘、長期的胸口鬱悶、背痛等等。 16.人格分裂:這類受害者在家居生活裡的言行表現,與在社交場合裡的是判若兩人。在家裡他可能像兇神惡煞,在其他場合中却是溫柔體恤。家庭的情景會喚起他在家中的受害經驗,而如今面對的不是可怕的施暴者而是安全的配偶與子女。如果受害經驗嚴重,多重人格也有可能出現。 17.飲食失調症:屬於強迫性行為的一種。例如肥胖症就是性虐待者保護自己的常見方式。脂肪有一層絕緣體,藉以減低個人的吸引力來保護自己。通常增肥的部位與性虐待的部位有關。 18.自我概念混亂:受害者自覺異於常人,覺得自己像是一個破損的商品,他也可能覺得自己要瘋了,卻沒有任何精神病症狀。 19.潛在的憂鬱:性暴力帶來震驚,被親人背叛更是極大的衝突。受害者常有創傷後失調症產生;心中懷著深沉而漫長的悲哀與憂傷。 20.攻擊及誘惑性行為 21.喪失性的認同及性功能失調 22.受損傷的性界線 23.難以建立親密關係 24.把人當成物品或性的化身 25.將愛和性混為一談 26.過分依賴:來自破碎及暴力家庭的孩子,因為和父母關係的破裂而失去依靠。他們在正常發展中所具有的需求都因而遭受忽視,以致長大之後內心仍存有一個飢渴的孩子。以極度依附他人做為保護自己不被拋棄的自我防衛策略。 27.夢魘及失眠:性虐待通常是在夜間發生的,所以懼怕黑暗、惡夢連連、過度的渴睡及不敢入睡等現象,都可能是受性騷擾的結果。 28.親子間不尋常的關係及角色互換:孩子通常被利用來維持家庭系統的平衡。如果父母婚姻中缺乏性及情感的親密,父親可能會利用女兒來取代母親,甚至開始對女兒存有性的幻想。即使父親不曾真的將幻想付諸行為,孩子仍會感覺到那潛藏的慾望。不論有沒有性的接觸,女兒都可能成為父親情緒上的配偶而去照顧他的各種需求。 29.受害的兒童,早期出現的症狀 P172性虐待通常牽涉到整個家庭,可以區分為: 1.身體上的性虐待 2.窺視及暴露 3.隱性的性虐待(Covert Sexual Abuse) (a)不當的口頭述說:包談兒童不宜的性話題,例如父親或男性親長亂開黃腔或稱女人為「蕩婦」、「母狗」及其他充滿性色彩的名稱;或者母親和閨中密友肆無忌憚地大談與男人的性接觸,彷彿男人只是一羣好色之徒;此外,還包括父母過分詳細盤問孩子的性經驗及約會。 (b)親子界線的被侵犯:例如父母不扣好門而讓孩子見到父母行房事,或在子女洗澡時擅入浴室、不允許孩子鎖門等。 4.情緒性的性虐待:情緒性的性虐帶來自親子間不尋常的關係。 家庭過於緊密而導致孩子無法離家,這是利用孩子平衡家庭系統的一種方式。在不良的婚姻中,父母中的一方或雙方,皆可能和某個還子產生不適當的關係,這表示父母實際上是利用孩子來滿足自己的情緒需求。這種關係很容易滲入性及幻想的成份,例如,女兒可能成為父親的「公主」,而兒子成為母親的「小勇士」。這兩種狀況下,其實孩子都遭受了遺棄。父母藉著犧牲孩子的需求來滿足自己的需求,但是,孩子需要的是真正的父母之愛,而非類似配偶的父母。 P181習得的無助感 P182不想自救的關鍵是那無助的信念,被虐待的婦女及孩子們漸陷入消急得思想,相信自己的處境已無藥可救。 7 我是壞孩子 ─ 家庭中的情緒虐待 生活在批評中的孩子 ─ 學會指責; 生活在敵意中的孩子 ─ 學會爭戰; 生活在羞辱中的孩子 ─ 學會自貶。 P190 紀伯倫的英詩也表達了類似的精神:「你的孩子不是你的財產……你可以設法使自己跟他們相似,卻不能免強他們像你,因為生命是走向前而非向後發展的。」 P190 憤怒、性及情緒能量 P191 情緒(Emotion)的英文,可以拆開成E-motion(energy in motion),亦即動態的能源。這些能源若未能適度宣洩,就會被壓抑;事實上情緒必須保持流動才能維持正常。情緒的能量跟一切能量相同,能推動我們做出改變。例如我們會為了失去一樣珍貴的東西哭泣;受到羞辱時我們會採取保護自己的措施;當我們的需要得到滿足時會感到心中喜悅……,否定情緒就等於否定了我們生命的根基及能量。 P192 循序漸進的發展 人類自我的發展是漸進的,每一個階段根基於前一階段之上,有其一定的步調和節奏。 P195 在兒童成長的過程中,他們情緒上需要那些照顧和滿足呢: 一、反應、共鳴和肯定 二、接觸、溫暖和歸屬 三、自我接納與自我實現 四、自主、獨特、空間與分離 孩子希望自己與眾不同,也需要有身體上的空間。身體的空間是建立身體界線的基礎。 我的三個孩子沒有一個會完全遵照我的指導和示範,因為他們總會加入自己的方式和風格。縱然他們會因而犯錯或受到挫敗,這也是上帝許可及大自然為他們安排的學習方式和成長機會。 每一個人都獨一無二,根本無法比較。每個人也都需要自主。自主的需求在一歲半就出現了,那也正是個人在心理上離開父母、尋求自立的開始。那時,共生期已滿,個人結束了對父母的完全依賴,這是一個痛苦的過程。 兩歲的孩子愛說「不」。如果我們允許孩子有說不的權利,今天有許不會有那麼多人在受到性騷擾及面對酗酒和吸毒的誘惑時,難以抗拒和難以說不要了。 P199 過多的羞愧會造成內化的自貶心理,而反映出強迫性的控制及完美主義的傾向。 五、快樂、痛苦和刺激 六、可信靠及可預測 P205 圖7.2是艾力克森、柯伯格,以及皮亞傑森人對於人類的情緒、道德及智能發展的研究結果摘要。 P207 以下是情緒虐待經驗帶來的影響: 一、害怕遺棄 二、妄想或否定事實 三、情緒不分化 四、寂寞孤單 五、思想混亂或偏差 六、強迫性/耽溺性問題 七、高度焦慮 八、無法建立親密關係 九、失去情感的活力 十、你為自己的需要和趨力感到羞愧 十一、厭惡與內疚之循環 十二、把情緒和羞愧混而不分 十三、有個規矩:不準表露情緒 十四、強制控制慾 十五、假我 十六、空虛不滿 十七、玩心理遊戲、操縱別人 十八、縱容自己 十九、常被驚嚇所苦 二十、心中有個不滿足也不成熟的孩子 二十一、專制而求全 二十二、內心貧乏而需求不盡 二十三、遭受過性暴力、肢體虐待,或兩種兼有 二十四、欠缺處理情緒的能力及溝通技巧 二十五、內化了憤怒、悲傷、懼怕、羞愧、快樂和罪惡感 二十六、既是迫害者又當受害者 二十七、失去內在的統一 二十八、過份關心他人的感覺 二十九、「現在」恐懼症 三十、怕被別人帶壞 8 共依存 ─ 真正的家庭病根 沒有任何事物 比自己的行為更加罕有而獨特 你不需犧牲自己來獲取愛 ─ 亨利‧梭羅 在所有人當中,你是唯一永遠不會離你而去的人 ─ 裘‧柯德特 P215 共依存(co-dependence)是一種生存的狀態,也是一組不健康的行為特質。 P216 求生存的行為 有時壓力已經終止了(如父親已經發玩了脾氣),家人卻仍保持在備戰狀態當中,而且習以為常。這些或輕或重的壓力往往可能在家庭中持續多年,於是孩子就發展出某一套行為模式,作為生存法則,直到長大之後,這些行為模式仍然持續存在著。 P225 下面的檢核表所列的是共依存的特點: 一、被親人遺棄,留下了心結 二、妄想及否認 三、未分化的自我 四、寂寞孤單 五、思想混亂 六、控制慾 七、過度警戒及高度焦慮 八、內化的羞愧 九、缺乏人際界限 十、意志力損傷 十一、反應過度及重複錯誤 十二、結局不變 十三、麻木的心 十四、客串侵犯者 十五、退化傾向 十六、意識分裂 十七、渴望父母贊許 十八、內心有許多秘密 十九、溝通不良 二十、低參與度 二十一、你的依賴需求曾被剝奪 二十二、強迫性/耽溺性問題 二十三、催眠未醒 二十四、難以建立親密關係 二十五、過度投入他人的問題 二十六、自我中心的需求被剝奪 二十七、當受害人 二十八、沒有學到正常生活的能力 二十九、假我、混亂的自我概念 三十、躲避憂鬱 三十一、批判及完美主義 三十二、缺乏信任 三十三、缺乏現實感 三十四、你是夢想家 三十五、壓抑情緒 三十六、心靈破產 9 康復第一階段:重振意志 ─ 尋找一個溫馨的家 嚴冬裡,我在心中發現了一季盛夏。─卡謬 P248 自我的形式 莎士比亞說:「唯有屬於你的自我,才是真實的。」 10 康復第二階段:尋回自我 ─ 粉碎原始的咒語 在大理石中,我見到天使,於是,我不斷斧鑿,讓天使飛出來。─米開朗基羅 P269 離家也意味著放棄我們在家庭系統中所扮演的角色,將潛意識裡的自我防衛帶到意是表層,以便能夠轉變它們。我們心中有層層的心理防衛防守著我們的傷痛和內在寂寞的孩子,這個孩子主宰了我們的成人生活。內層的防衛則遮蓋了 我們最珍貴的自我核心。倘若去除這些防衛,會引起深刻的情緒上的痛楚,這種情緒上的痛楚雖是應該承受的,卻也是我們十分害怕去碰觸的。 我們內在的孩子曾被遺棄,我們試盡一切方法要去補償,卻未能成功。這個內在的孩子永無止境地在心中騷擾不安,影響著我們的生活。許多偉大的文學家都用象徵性的手法,來表達這種「無家可歸、飢渴且貪婪的」追求。 P271 第一階段的康復,讓我們了解米開朗基羅曾說的有關「大理石中藏著天使」的名言,他說:「要鑿開大理石,讓天使飛出來。」一旦我們接受了自己是天使的事實,我們就有責任敲開大理石,讓自己獲得自由。第一階段的康復工作常常會帶來行為的改變:停止暴飲暴食、性、不良的人際關係;不再瘋狂採購、賭博、抽煙等。我們開始接受自己的限度,也脫去了外層的心理防衛,但是真正的問題並未完全解決,因為許多人又會開始另一種形式的上癮:有工作狂的人停止對工作的狂熱投入,旦開始酗酒;抽煙的人戒了煙,旦開始暴飲暴食;酗酒者戒了酒,但又開始有工作狂的表現。 P282 經驗的修正 柏尼的人格理論指出每一個人有三種自我狀態─成人、父母和小孩。其中成人的自我狀態(Adult Ego State)是指目前的理智生活,能夠選擇,並與現實生活保持接觸;而父母的自我狀態(Parent Ego State)是擷取父母的價值觀、態度而未經省察、篩;至於孩子的自我狀態(Child Ego State)則涉及我們豐富的情感生活和童年時的感覺。P284 圖10.1 發展階段 許多人都同意,我們曾經走過的童年至今仍在內心深處,保有完整的感覺、思考和慾望的能量。兒時心靈的創傷或需求未獲滿足,會受到阻塞我們某種些能量。受阻的能量大部分為被壓抑的情緒。 P288 除非我們能夠接觸到那因為毒性教條而被遺棄的、充滿生命力及純真的孩子,否則我們無法恢復內在的生命。恢復內在生命是第三階段─「發現自我」(Discovery Process)的基礎。我們必須回到過去,並與失去的自己聯繫,才能發現真正的自我。 P288 離家 除非與家庭分哩,否則我們無法找到失去的自己。「離家」意謂著放棄那些使我們僵硬的角色。由於我們對家庭系統的忠誠,我們扮演那些僵硬的角色多年且未曾改變。這些角色曾帶給我們力量和對事物的控制,但同時也讓我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P289 喬‧科德特(Jo Courdet)說:「我們沒有必要犧牲自己來換取愛。」每個人都是上帝獨特珍貴的子女,我們生來就是要做自己。然而,唯有擺脫家庭系統的指令以及父母對我們強制性的觀點,我們才可能做自己。耶穌基督也強調除非離開家,否則很難真正找到上帝,更別說找到自己了。馬太引用耶穌的話說:我來不是為帶平安,而是帶刀劍,因為我來是為叫人脫離自己的父親,女兒脫離自己的母親……所以人的仇敵就是自己的家人。」(馬太福音第十章;34~36節)。這樣的經文乍讀之下,令我們非常不解:「耶穌基督難道不要我們愛自己的家人,卻是要我們恨家人嗎?」其實他真正的意思是要我們擺脫那些僵化的規則以及僵化的角色,能夠真正地成為自己。這樣我們才能以獨立的成人心態更加真實地孝敬父母,愛我們的家人。 離家表示脫離我們的家庭系統,也就表示:不再對我們和父母的關係存有理想化的幻想。這樣我們才能和他們建立真正自主而有選擇性的關係。真正的親密關係的前提是能夠分開、獨立及保持一些距離,在這個距離之下,彼此相愛與尊重。 再展開探所「內在的孩子」的旅程後,我們最先要做的是:和我們的家庭保持相當的距離。對於那些曾被嚴重虐待的人來說,謹慎的評估自己到底要和家庭保持怎樣的親近和距離是很重要的。 P290 第二階段是一個寬恕的階段,我們寬恕自己以及我們的父母。寬恕意味著付出愛心一如往昔,也就是說拋開心中的怨恨及釋放那束縛已久的能量。 11 康復第三階段:返璞歸真 ─ 走入真我 放棄你所熟知,你將知道更多;不怕失去生命,你將獲得更高生命。 離開親戚朋友,去領受更大的愛,去尋找一個地方,比家更溫暖、比地球更寬大。─湯馬士‧吳爾夫 P297 斯理‧奧羅比尼(Sri aurobni)也說過類似的話:「我們必須在認識最高峯之後,才能真正了解低谷。」 P300 內在的旅程 第三階段的旅行有兩項重點:第一是相信在我們的自我以外,尚有更高的生命;第二是仍要料理來自過去的未了事件(unfinished business),否則我們的自我乃然難以超越。 P305 未完成的自我需求 在此第三階段,我們要走過「自我」,朝向統整的「真我」。然而,在此旅程中,我們需要先有強壯而健康的自我;先使自我不糾纏在過去種種未了結的事件中才行。 P314 史摩(Jacquelyn Small)所說:「沒什麼是必須做的事,只有必須做一個人─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