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閱讀」,不只是閱讀一本書、一幅畫作、一首音樂、一場美景、或是一種無可名狀的情緒。
  • 224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推薦-討論] 茉莉奇麗子《生命》

[第17話] 「對決①」----------------------------------------------------------------------------------- 優羽:「可以讓我來嗎?讓我殺了五刀田。」 優羽:「三年前,我不是答應過妳了嗎?」 優羽:「『我會百分百陪妳保守這個秘密的。』」 優羽:「如果妳以『小鳥』的身分活下去的話,我就是『女朋友慘遭殺害』的男人。在無法重新搜查或審判的那狗屁不通的法律高牆前,化身為復仇殺人魔。」 野玫瑰:為了阻止我,才故意把自己武裝起來的吧? 野玫瑰:為什麼…為什麼事情會變這樣?這就是我想要的結果嗎? 無法原諒殺了小鳥的五刀田,我好恨、好恨、好恨。 這三年來,只想著要殺了那傢伙─… 可是… 野玫瑰:「夠了!夠了,優羽!算了!不用殺了他也沒關係。如果能以其它罪名逮捕他的話,就算是民事訴訟,像這樣…不管是什麼形式,只要能讓傢伙接受社會的制裁就夠了。」 野玫瑰:「我放棄了。如果會讓優羽成為殺人犯的話,我寧願放棄。」 野玫瑰:我怎麼…可能放棄呢。優羽,你這笨蛋。「不可以被女生的眼淚騙了喔。」 野玫瑰:「對不起,優羽…算我求你,在這稍微睡一下下,要做個了結的人是我。」 野玫瑰:「再見了,優羽。」 野玫瑰:「可以請你把香菸熄掉嗎?」事件的開端是因為我那天的那句話。 因為我,才慘遭殺害的小鳥, 從那之後,我就這樣一直扮演著「小鳥」的角色, 這一切都到今天為止了。 野玫瑰:三年前拉起一切事件的序幕, 現在我要靠著這雙手,以「野玫瑰」的身分─ 村瀨學:「是…是妳?」 野玫瑰:「不准出聲。」 野玫瑰:「臉朝前,把手舉起來。」 野玫瑰:「沒錯,怕死的話就乖乖聽話。」 [第18話] 「對決②」----------------------------------------------------------------------------------- 野玫瑰:「那孩子…不喜歡貓…因為小時候看貓被車輾過…我們同年同月同日生。每天都一起玩,到哪去都一起…明明走在同一條路上,我們卻總是看到不同的風景。三年前的那天也是一樣,我跟媽媽在家做蛋糕的時候,那孩子一個人…被拖到樹林裡,掐住脖子。原本應降臨在我身上的不幸,那孩子卻承擔了一切…她根本沒做錯任何事啊。」 村瀨學:「我知道……週刊上也有寫,說她是個『會讓座給老人家的善良女孩』。應該是人太好了吧。在月台上叫人家不要抽菸……」 野玫瑰:「跟事不關己一樣,像你這樣明明殺了人,卻能過著普通生活的人,是不會懂的。與其說痛苦,不如說,你是笑著在享受戰果吧。我沒辦法原諒你。」 野玫瑰:「這刀還蠻利的嘛…」 野玫瑰:「最後再告訴你一件事。你謊稱自己『在殺人前使用藥物』,處於精神異常狀態,還僱用厲害的律師,讓你獲判『無罪』。一切都跟你預想的一樣,換名字跟整型都是早就計畫好的…到目前為止,一切計畫都是如此完美,但很遺憾的…你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 野玫瑰:「你事後重看光碟的時候,難道沒有注意到嗎?被你勒住脖子的那女孩,嘴裡在喊什麼?你沒聽到嗎?她說『救我,野玫瑰。』」 野玫瑰:「五刀田殺的明明就是『野玫瑰』,你難道不覺得奇怪嗎?」 野玫瑰:「就是啊…那天,我們兩個,穿了彼此的制服,還互換隨身物品,交換了身分。」 村瀨學:「那…妳是…」 野玫瑰:「沒錯,你想下手的目標,害你丟臉、那個不知好歹的女人,很遺憾地,還像這樣活在你面前!你睜大眼睛看好!」 村瀨學:「住…住手! 妳的人生也會到此結束啊! 快住手─」 村瀨學:「嗚…… ……啊…」 野玫瑰:笑 村瀨學:「這…這怎麼一回事啊…喂…」 野玫瑰:「……報…『報仇』…不是要你的命…而是,要讓你以殺人罪名被逮捕!」 野玫瑰:「這…這刀子是從你房間拿來的。上面都是你的指紋。我報警的時候…『我被軟禁,快來救我!對方有刀子!』─我是這麼大喊的。所有證據都有了…殺人動機也很充分…光碟已經給警察看過了。我…拷貝了一份。哼……就像你三年前,完美地計畫了一切,我也…擬定計畫之後才過來的。」 野玫瑰:「咳!」無論如何……無論如何,無論如何,都想再一次讓你,以殺人罪…重新站上法庭。這次…一定要讓你接受真正的法律制裁,五刀田。 [第19話] 「謊言」------------------------------------------------------------------------------------- 優羽:「救護車…快點來啊…拜託,快點!救救野玫瑰─」 刑警先生:「村瀨完全否認自己的罪狀。『是她拿著刀衝過來。』『是那女的自己刺自己肚子的。』說是野玫瑰為了栽贓所設下的圈套…仔細想想,她現在最大的希望,這也是有可能的…」 優羽:「為什麼這麼簡單…就做出這麼輕率的推測呢…?」 優羽:「刑警先生,你剛剛也聽到了吧。那一刀刺得那麼深,差點就貫穿到背部了,那麼單薄的身體,用那麼大把的刀子,一個18歲的女生,會像那樣刺自己的肚子嗎?那麼可怕的事情,刑警先生做得到嗎?」 刑警先生:「一般來說,是不可能…」 優羽:「對吧?就算是為了自己心愛的家人,正常人也絕對是做不到的啊!」 優羽:野玫瑰…好傻─!再怎麼想判五刀田殺人罪,到頭來可能只會搞丟自己生命,事件卻無疾而終。就算被判刑,也可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罪名啊。妳真的好傻啊。我現在覺得好不甘心。覺得自己好丟臉。混蛋…我真的很受不了妳耶。 坂之上警察局:「你在案發之前,有跟被害女性接觸過嗎?」 優羽:「……沒有。我沒跟野玫瑰碰面。」 優羽:「我進到房間的時候,野玫瑰已經躺在地上了。然後五刀田看著她……五刀田發現我之後,匆匆忙忙要逃走。野玫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可是一臉很不甘心的樣子……那男人說什麼,是野玫瑰自己拿刀子衝過去之類的,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為…『我們在法律上贏不了,但至少要直接聽到五刀田親自道歉…我現在的願望只有這樣。』野玫瑰是這麼說的。」 優羽:管它會不會被看穿。野玫瑰賭上性命所製造出的這個謊言,我要讓它成為事實。不管在地面上我伸了多少次手,也救不了野玫瑰。這樣一來,我只能下降到野玫瑰在的谷底。還有其他辦法嗎?或是會叫我放棄?不管受到什麼處罰,就算賠上我的命也沒關係。就算野玫瑰一起,看到的只有地獄。即使如此…老天爺啊,算我求祢。請守護我們的謊言吧。 >裁判所 陪審員:「雖然外表與姓名都有所變動,但被告為同一人。此外,被害者為『鈴木野玫瑰』。該說似曾相識嗎?彷彿三年半前的那起事件,重新審判一樣,產生這種錯覺得應該只有我吧?對於剛剛宣讀得起訴狀,被告…你有任何話想說嗎?」 村瀨學:「我否認一切罪行。」 村瀨學:「我沒有說謊!」 村瀨學:「可是我這次沒有說謊!我什麼都沒做!請相信我!」 [最終話] 「生命的重量」------------------------------------------------------------------------------ 村瀨學:「我是被陷害的!」 優羽:道歉?你們心中根本沒有道歉這兩個字吧? 陪審員:「那最後陪審員們,有問題想問被告的話…」 陪審員:「我。假…假設…假設你說的都是事實…但野玫瑰現在是尚未恢復意識的瀕死狀態……村瀨先生,你現在對野玫瑰,有任何想說的話嗎?」 村瀨學:「希…希望她…能早日康復。然後…這次,在她面前,針對三年半前的那件事,我會好好跟她道歉的。」 陪審員:「『道歉』…你會想跟她道歉,是因為你現在有被判刑的警覺吧。『希望她早日康復』…是因為…案件審理時,如果野玫瑰不幸過世的話,你就會被改判『殺人罪』了吧…是因為怕被加重判刑的恐懼感吧?」 >會議室 陪審員:「總覺得…好像變成在『欺負村瀨』的感覺喔…也得考量小鳥被殺害事件,來思考他的刑責。」 陪審員:「再說,村瀨說人不是他殺的。」 陪審員:「這判決…有比決定刑責更困難的問題吧,裁判長…」 陪審員:「謊言亦或者是事實…真的讓人看不透。但這次…我打算以我最真實的情感,來執行這場陪審團裁判。」 陪審員:「的確,也會有因加入過多的個人情感,產生冤罪的危險性。」 陪審員:「可是…這件事,我無法割捨掉……小鳥被殺害的過去來判定刑責。」 陪審員:「如果…如果村瀨說的是事實,那這次也是『無罪』嗎…?那男的就這麼輕易被放過嗎…?我無法認同。賠上性命的野玫瑰是罪人嗎?」 >706號法庭 「─ 主文。被告求處15年徒刑!」 ─ 5年後 ─ >看護的工作 野玫瑰:小鳥,像這樣制裁了五刀田的我,妳真的在生我的氣嗎?或者只是替我感到悲傷?小鳥也想聽五刀田跟妳道歉吧? 我不後悔自己做過的事,但是…『一輩子抱著這個謊言真的好嗎?』 …以謊言覆蓋的傷口,偶爾會從ok繃裡滲出血來。 我應該卸下優羽罪惡的十字架嗎? 優羽:「妳在猶豫嗎?野玫瑰。」 優羽:「當妳認為該說實話的那一天,到來的時候,我會跟妳一起自首的。」 放心。 野玫瑰:優羽……謝謝。 野玫瑰:「嗯…對不起,優羽...」 優羽:啊…「我還是想考社工啊。」 野玫瑰:「嗯,我也是。」 野玫瑰:所謂的生命…是體重計無法測量,也不會像首視般閃閃發亮。所謂的生命…今天,孩子們在我身邊笑了。因為這種小事,讓我覺得很開心。讓我覺得很可愛。 資料來源: 閱讀式 - 個人簡介 - yam天空部落 http://blog.yam.com/user_data.php?BLOG_ID=bb201986 ※資源分享,轉載請註明出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