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閱讀」,不只是閱讀一本書、一幅畫作、一首音樂、一場美景、或是一種無可名狀的情緒。
  • 224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推薦-討論] 渡邊志穗 《華姬-茶茶物語》(未)

✽ 本作品為參考史實的虛構故事。 登場人物介紹.4 淺井長政_茶茶父親。為織田信長所滅。 阿市_織田信長妹妹,嫁給淺井長政。茶茶的母親。 茶茶_雖然和青梅竹馬,相馬情投意合,但最後成為秀吉側室。鶴松的母親。 相馬_原淺井長政家臣,茶茶的愛人。鶴松的親生父親。目前為德川家康家臣。 豐臣秀吉_織田信長家臣,目前的天下人。 寧寧_秀吉正室。被稱〝豐臣之母〞。 石田三成_秀吉的家臣。 豐臣秀次_秀吉的外甥。 鶴松_豐臣家的繼承人。其實是茶茶和相馬的孩子。因意外死亡。 秀賴_豐臣家的繼承人。表面上是秀吉的孩子。(其實是茶茶和秀次的孩子。) 德川家康_企圖取得秀吉之後的天下人地位。 明智光秀_本能寺之變後,秘密輔佐家康。 第二集 前情提要 時間是戰國時代。 以武將‧淺井長政之女身分出生的茶茶,和情感和睦的雙親及弟妹們, 還有茶茶的護衛‧相馬,一起過著幸福的生活。 然而,豐臣秀吉奉織田信長之命討伐其父‧淺井長政, 結果弟弟被殺、相馬也生死不明。 茶茶被迫和存活的母親‧阿市及妹妹們分離, 變成孤零零一個人。 歲月經過了10年,茶茶偶然間與相馬再度相逢。 茶茶逐漸被已長成成熟男性的相馬所吸引。 就在此時,秀吉下了一道命令,要她成為自己的側室。 雖然茶茶早有心理準備,打算和相馬私奔, 但當她知道相馬不管發生什麼事 都會活著去救她的決心時,便前往秀吉那裡。 活著一定能再見到相馬 ─ 僅僅為了這個希望, 茶茶選擇投入秀吉懷抱。 另一方面,相馬成為德川家康家臣。 而任用明智光秀為參謀, 企圖謀取天下霸主地位的家康, 知道相馬是茶茶的愛人後,計劃利用相馬來打倒秀吉。 不知道家康策略而再次相會的相馬和茶茶, 雖然避開旁人耳目幽會,但是秀吉對茶茶的行為起了懷疑, 於是命家臣石田三成探查事實真相。 就在此時,茶茶懷孕了。 經由希望豐臣家香火得以延續的秀吉正室‧寧寧夫人居中協調, 秀吉一度相信那是自己的孩子,但最後仍知道那並非親身骨肉。 在盛怒的秀吉面前,茶茶把積存多年的怨恨全發洩出來。 從來不知道茶茶這些痛苦而心存不捨的秀吉, 願意將茶茶生的孩子‧豐臣家的繼承人,然而…!? 【第1集】------------------------------------------------------------------------------------------------- [第一話] 茶茶公主:秀吉,我不會成為你的棋子,也不會成為你取得天下的墊腳石。秀吉,我要你成為我的墊腳石。我…要活下去。 [第二話] ─ 戰國時代,也是女性們戰鬥的時代。當男人們以統一天下為目標沉浸在戰爭中時,女性們被迫政治婚姻,孩子和丈夫都被殺害,每日以淚洗面,但還是要活下去。 ─…而,這裡又有一名少女,將投身於這場戰鬥之中。 豐臣秀吉:「─ 妳就是茶茶嗎?把頭抬起來。」 側室 茶茶:為什麼…他在笑…?他殺了我父親、母親和弟弟,讓我見識到了地獄,為什麼還能露出那種表情…? 他想說這一切都是無可奈何的嗎?女人為了男人的戰爭,即使被犧牲,也只能含著淚水,接受一切活下去嗎? 側室 茶茶:「不要碰我!」 不會成為任秀吉擺佈的玩具的。那個時候…我的身體在發抖。雖然我發誓要讓秀吉當我的墊腳石,但是一想到要被那雙手抱,我還是忍不住全身顫抖。…相馬,請幫我祈禱,祈禱我能戰勝這個地方 ─… 相馬:我得…我得快點變強,快點到她身邊去… 住持:「─ 相馬,你的劍術又更上一層樓了。嗯!一年不見了吧?一段時間沒見,你已經變得如此挺拔,是個優秀的武士了。」 相馬:「這全託住持的福。我能有今天全都虧淺井被討閥時,您救了徬徨無助的我的緣故。」 住持:「(哈哈!)相馬,你真的很耿直。對了,今天我帶個好消息來給你。你有沒有興趣去服侍德川家康大人?你天資聰明,劍術又高超,若是能在德川大人身邊做事,一定能受到提拔。現在的大將軍雖然是秀吉大人,但一切都還沒有結束,說不定德川大人成為大將軍的日子會到來也說不一定。這對毫無後盾的你而言,你不覺得是個不錯的消息嗎?」 相馬:只要有力量,說不定就能救出茶茶公主。我想…快點到您身邊去。 相馬:「─ 我知道了,這件事我非常願意接受。」 寧寧夫人:「…妳也辛苦了。不但父母雙亡,連身為後盾的信長大人都被明智光秀討閥,想必妳心裡一定很慌亂。 ─ 但是今後,妳就是豐臣的女人,我們正室和側室今後就要為秀吉大人生育子嗣,振興豐臣家。」 側室 們:「聽說妳拒絕和秀吉大人同寢。還說不准對妳出手,真是的…妳以為妳是誰啊?真的,怎麼會有這麼無禮之人。」 側室 茶茶:「無禮的是他。為什麼我非得對他言聽計從不可?我不會任由他擺佈的。我的道路我自己決定。」 側室 們:「…什麼?竟然如此狂妄…!」 住持:「您還中意嗎?家康大人。」 德川家康:「今後你就為了我出力吧!相馬。」 相馬:「─ 是!」 >家康:「…他和秀吉的側室茶茶有來往是嗎?」 住持:「是的,他從小跟在淺井長政身邊,我曾看過他和茶茶公主親暱的樣子。…聽說他們最近也有見過面。只要能好好利用相馬,或許就能讓豐臣從內部崩壞。」 家康:「…您真是個可怕的人啊。」 住持:「還比不上您這位策略家。」 家康:「從侍奉信長大人的時候,就和我有內通,並在本能寺設了替身而殘活到現在,是現在背後的支持者。 ─ …對吧?明智光秀大人。」 住持:「(哈哈…)您在說什麼呢?什麼支持者?真正能夠取得天下的是家康大人。這條路由我來開創,家康大人只要不急不徐的走在上頭就好了。為了統一天下,多少的犧牲是必然的。為此我們需要一些能夠捨棄的棋子。」 側室 茶茶:「妳們想做什麼?」 側室 們:「…真是一張狂妄的嘴啊…我是不曉得妳是什麼織田的後代,但妳區區一個小ㄚ頭敢對我們發表意見,聽得我好想把妳這張嘴撕裂。聽好了。妳只不過是個沒半點力量的小ㄚ頭,不准用那種高高在上的語氣對我們頤指氣使的。今天我們就讓妳搞清楚自己的立場。我們就在妳那美麗的臉上,劃到讓妳再也沒辦法說出猖狂的話!」 側室 們:「(呵呵…)只不過是被切斷幾根頭髮,瞧她嚇得…懂了嗎?這次學到教訓的話,以後就給我安分一點。」 側室 茶茶:現在…已經不是發抖的時候了。也不是猶豫的時候了。我要讓秀吉愛我愛到沒人能對我有半句怨言,不快點爬到讓任何人都不敢對我刀刃相向的地步,我搞不好無法活著離開這裡。我非活下去不可。我一定…要變強。 秀吉:「─ 嗯,今天天氣真好,真是賞花的好日子啊!」 秀吉:「…怎麼了?有叫人來表演跳舞嗎…」 :「這是…怎麼會這麼美…!既豔麗又有力道…不愧是流有信長大人血液的公主…!」 秀吉:「太漂亮了!茶茶…妳跳得太好了!我要給妳獎賞!妳想要什麼?儘管說!」 側室 茶茶:「那麼,我想要秀吉大人穿的和服。」 :「居然想要大將軍的和服…就算她是信長大人的姪女,這也不是區區一介側室能說的話吧?居然在正室寧寧夫人面前…要求寵愛,就算是秀吉大人也不會容許那種態度吧?」 秀吉:「─ 好啊!我們約好了嘛!來,拿去吧!」 側室 茶茶:「─… 秀吉大人,我還有另外一個請求。 今晚,請讓茶茶和秀吉大人同床共度。」 美濱:「茶茶公主!?您怎麼了?可是您的臉色…」 側室 茶茶:「我沒事!!這點小事…算不了什麼。」 側室 茶茶:我到底在做什麼?我為什麼要被殺害肉親的男人抱?為什麼…要被不喜歡的男人抱? ─…誰啊… 誰來告訴我! 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活到現在的─… :「家康大人這邊請。」 側室 茶茶:相馬…!? 家康:(發覺)「相馬,你在這裡等我。」 側室 茶茶:「你…怎麼會在這裡…」 相馬:「─ 我並不是來救您的,非常抱歉。我現在是在德川大人身邊誓奉他。…雖然我有很多心願…」 側室 茶茶:「是…是嗎…」 我好想大叫〝相馬〞… 然後朝他飛奔而去。但是我辦不到。因為我─… 側室 茶茶:「不要過來!!...我已經…不是你所認識的茶茶了。我已經…被秀吉抱過了…是我…去求他的。為了活下去…我很髒吧…?我已經被弄髒了……我沒臉在面對你…」 相馬:「您完全沒有變!是我…是我讓秀吉抱您的!是我要您活下去的!變骯髒的是我…不是茶茶公主!」 側室 茶茶:「相馬,你願意抱我嗎…」 側室 茶茶:「相馬,這把刀你還留著啊?使用這把刀的時候,就是我死的時候吧。我會繼續活在這裡,直到和你再度結合為止。所以,請你給我…活下去的力量。」 側室 茶茶:在這個黑暗之中,相馬是我唯一的光芒。讓彼此活下去的力量,只要有這麼一瞬間,我就能繼續活下去。不管接下來,會有多麼悲慘的命運在等待著我。 >(寧寧夫人發現。) [第二話] 相馬:─我… 一定在相遇的時候就知到了。這個人在我的生涯中,唯一一為能讓我賭上性命的人。 在我懂事以來,我就住在這個收養棄嬰的寺廟。將我從寺廟領養出來的是淺井長政大人。之後,我負責照顧長政大人的長女茶茶公主。活潑開朗,任性妄為,但又是個無可救藥的愛哭鬼,並且比任何人都還要高貴美麗,我的公主… ─好遠…您對我而言是個非常遙遠的存在,我知道我們不是那種表明心意後還能被原諒的關係。 ─我已經…碰不到了。我再也碰不到…我心愛的人。 ─ 我一直…這麼以為。─然而現在,您…卻在我懷中。 側室 茶茶:「沒問題的。因為我已經知道了…心愛的人的體溫─…」 >(寧寧夫人看在眼裡。) 寧寧夫人:「………請您,今後暫時先招茶茶同床吧。」 秀吉:「怎麼這麼突然…」 寧寧夫人:「聽說您目前才招茶茶沒幾次,為什麼呢?包括正室,您和眾多的側室之中也還沒友半個孩子。如今豐臣的天下還只是在打基礎而已,需要儘快讓繼承人誕生。」 秀吉:「…這個我知道! 我這幾十年來一直希望能有小孩!」 寧寧夫人:「那就請多給茶茶一些寵愛。 ─因為茶茶擁有最年輕也最健康的身體。她一定…會實現我們夢想的。」 石田三成:「您要去哪呢? 茶茶夫人」 美濱:(悄聲…)「石田三成,他是秀吉大人的左右手。」 三成:「─ 那麼,您要上哪去?」 側室 茶茶:好冷淡的眼神…「我要去…寺廟做參拜。」 秀吉:「─喔…後來因為茶茶身體不舒服就沒去了嗎? …那還真有點奇怪。你不覺得事有蹊蹺嗎?那裡說不定有什麼不能被你或我發現的東西…比如說,─ 男人。 去調查,三成!」 三成:「秀吉大人桶一天下的野心若是心有旁鶩就不能達成了。 ─ 所以說,偽造一個和查查夫人私通的男人。」 監視:「但是那樣茶茶夫人會被殺的…而且也還不知道是否有那個私通的男人存在!」 三成:「沒關係。側室的一條命,比起袖極大人內心的安定,就跟微塵沒什兩樣…!」 側室 茶茶:…有人在盯著我。我知道他偷偷的…在監視我。說不定秀吉已經注意到什麼了…就算現在還沒事,說不定有一天他們會找到相馬。相馬會被這個秀吉殺掉。我得在那之前先想辦法才行。我得讓他把目標向著其他人。我得保護相馬遠離秀吉的魔掌。 監視:「─…請安靜…!!茶茶夫人,茶茶夫人,您應該已經知道我的心意了吧? 茶茶夫人您也是…您也是對我…」 秀吉:「─你…在做什麼?我在問你,你在做什麼?嗯嗯?」 監視:「唔…啊啊啊啊啊」 秀吉:「…你可真了不起啊!敢對我這個大將軍的女人出手!可別以為我會這樣就算了。喔…對吧…?你背叛了我。你應該知道再怎麼辯解都沒有用了吧?」 秀吉:「將這傢伙一族,全部殺光。大人埋在土裡5天後,用鋸子砍下頭…小孩全部刺成串…」 側室 茶茶:(暈倒) ─我一定…會下地獄吧?為了保護相馬和自己的性命,奪走其他人的命之罪實在太深重了。 :「有事稟報!這個…剛才醫生幫茶茶夫人看過了,說她已經懷有身孕…秀吉大人,您有繼承人了…!!」 側室 茶茶:「…懷孕了…? 我…」相馬的孩子…這是相馬的孩子…!! 秀吉:「叫茶茶過來。現在高興還太早。還不知道那是不是我的孩子呢!」 秀吉:「─茶茶,我本來已經沒在懷疑妳和我懲罰的人之間的關係了,─…但是,妳腹中的孩子真的是我的孩子嗎?」 側室 茶茶:…瞞得過秀吉嗎?他是不是什麼證據都還沒有找到?他是不是在試探我而已?但是…我無論如何都得保護他。「秀吉大人…」 寧寧夫人:(打圓場)「這是您的孩子啊!大人,我不知道您在懷疑什麼,但這是您的孩子啊?或許您覺得茶茶最近常去寺廟參拜很可疑,但她一定是去祈禱能有孩子,對吧?茶茶。您也是!應該要開心一點啊!您終於要當父親了啊!這是您期待已久的豐臣繼程人呀!」 秀吉:「喔…喔喔…是啊…寧寧說得沒錯…這是…這是我的孩子對吧!?茶茶。」 側室 茶茶:「是的。」 秀吉:「…好!好!好!太好了!三成!剛才說要懲罰的一族處分取消,這種時候做這種事恐怕會遭天譴。」 側室 茶茶:守住了…這麼一來,我就能保護相馬和這個孩子。 相馬:「聽說茶茶公主懷孕了。 ─…那是…我的孩子吧? 請將這個交給茶茶公主代替護身符,我打從心底祈禱…孩子能夠順利產下─……」 (美濱轉交髮束給茶茶公主。) 側室 茶茶:「我會生個乖孩子的…相馬…生個和相馬一樣溫柔的孩子…」 三成:「秀吉大人! ─小的知道這麼做對秀吉大人非常失禮,但我對茶茶夫人懷孕一事實在心存懷疑,於是去調查了一下。─…這個…是茶茶夫人偷藏的書信。」 秀吉:(拿刀相向)「…妳腹中孩子的父親是誰…妳竟敢…妳竟敢欺騙我?那不是我的孩子吧?對吧?茶茶?」 側室 茶茶:那是…給相馬的信…!? 秀吉:「我說得沒錯吧?茶茶!!」 側室 茶茶:「那又怎麼樣?秀吉?」 側室 茶茶:「…你應該早就知道了吧?自己無種一事。你有這麼多側室,卻沒有小孩,你都不覺得很奇怪嗎?...真傷腦筋,無法生育後代的大將軍馬上就會滅亡了吧。」 側室 茶茶:「這點小事又算得了什麼!?...對吧?你喜歡我的母親阿市吧?我長得像嗎?和你無法得到手的母親…怎麼樣?秀吉。你是將我當作母親的替身在抱我吧。…你知道嗎?秀吉…你只是把我當成玩具般看待!」 側室 茶茶:你奪走我多少東西?你奪走了我…多少的血和淚? 側室 茶茶:「你可曾想過我嫁到將我心愛的人殺光的人身邊…是什麼樣的心情…!!」 側室 茶茶:「…這是復仇…這就是我對你的復仇!秀吉!!」(淚流滿面) 秀吉:「…這算什麼復仇…我會殺掉那孩子的!!」 相馬:「要將茶茶公主移到淀城…!?」 美濱:「是的,秀吉大人要讓茶茶公主遠離自己身邊。秀吉大人的隨從石田三成也會監視著她。」 產婆:「茶茶公主,是個男孩子!是個如玉般美麗的男孩。」 側室 茶茶:「是嗎…快點讓我抱抱吧…」秀吉… 秀吉:「把嬰兒…交過來…」 側室 茶茶:會被殺!「等等…請等等!!至少讓我抱一次就好…」 秀吉:「…對不起。妳一直…很痛苦吧?對不起…」 側室 茶茶:什麼…? …他在說什麼…? 秀吉:「我的確…很喜歡妳的母親阿市夫人,但不是這樣的。那個時候…我在討閥淺井…討閥妳父親的時候…看道妳哭著大叫時,我就想要救妳。身為一個在戰世中奪人性命的人,我想將妳守護在身邊…讓妳不再哭泣…!!這是我的孩子…是我和妳的孩子,茶茶。」 側室 茶茶:…不要這樣!你應該不是這種男人才對…不要這樣!秀吉─… :「─ 我們…對秀吉大人的後繼者鶴松大人的誕生…深表喜悅之意。」 秀吉:「嗯!今天是值得慶祝的日子,諸位盡量喝個痛快吧! ─來,茶茶,妳也喝。」 :「怎麼會…居然比身為正室的寧寧夫人先將茶遞給茶茶夫人…之前從來沒有這種把寧寧夫人放在一旁的情形…看來秀吉大人是真的很寵愛生下繼承人的茶茶夫人─」 側室 茶茶:在我心中,有股即將改變的預感,讓我好害怕─… 相馬:「─這孩子…真是有朝氣啊。 ─好久不見了,茶茶公主。 …我今天是陪同家康大人而來的… …這孩子…就是〝鶴松大人〞吧─…」 側室 茶茶:是我…和相馬的孩子。我好希望…能夠留在他身邊。我的心…絲毫沒有改變。 側室 茶茶:「─對了,我們…再見面吧?下次再三個人一起─…」 相馬:「─好的,茶茶公主。」 相馬:「─鶴松……」 側室 茶茶:但那是…最後一次了。這樣的日子再也不會到來。鶴松…被殺了。 【第2集】------------------------------------------------------------------------------------------------- [第四話] 側室 茶茶:希望你的聲音、你的體溫,不要從我心中遠去,我如祈禱般反覆默禱─… 秀吉:「喔喔,鶴松,我好想見你喔─!」 側室 茶茶:…為什麼…?鶴松是我和相馬的孩子,他明知不是自己的孩子,為何還能如此疼愛?對我,為何還能如此和善? ─ 我實在不明白。他明明是殺害我的父母親的殘酷男人,可是看著眼前的他,我變得不明白了─… 側室 茶茶:石田三成…還是一樣用冷淡的眼神看著我。他一定還在調查相馬的事。…我不能大意… 秀吉:「對了,茶茶,我即將前往小田原討伐北条氏,妳也要隨陣,都準備就緒了嗎?」 秀吉:「─…還有,在這期間我打算把鶴松託給寧寧…妳覺得怎樣?茶茶。就藉這個機會讓寧寧來教養鶴松吧?之前因為妳的堅持,所以鶴松到現在都由妳來撫養,可是本來孩子就該由正室撫養。鶴松也大了,現在該是時候了。」 側室 茶茶:不要! ─ 一直以來,即使相馬不在我身邊,也都還有這孩子。這孩子是我的支柱啊。我和相馬約定好了。不要搶走!不要再從我身邊搶走任何東西─… 三成:(煽動)「秀吉大人要帶茶茶夫人一起去攻打小田原。…秀吉大人不再需要寧寧夫人了嗎…? …可是,最近茶茶夫人好像越過寧寧夫人您這個正室,正一步步增強自己的力量… …況且鶴松少主的身世仍是個謎…」 寧寧夫人:「三成大人…有東西掉了……」 三成:「啊啊…真是抱歉,這種東西掉了,可危險囉。這是毒藥。是的,此次要前往的小田原,可能沒有那麼簡單就輕易攻下,這個只要一口,一口就能致命,不留痕跡。或許會有需要用到這種東西的時候。」(故意把毒藥留在角落) >準備出發去小田原 側室 茶茶:我已經一無所有了。 鶴松:「母親?母親─!? 不要…您要去哪?母親─ 哇啊啊啊 不要走~~~ 母親─」 側室 茶茶:…忍耐一下,鶴松,我一定會把你搶回來,你一定又會回到我身邊。 側室 茶茶:這是…陣地!?此刻那座城裡,可能正若無糧食,而這裡竟是如此揮霍。這就是豐臣之力。一定再也沒有人能夠討伐秀吉。沒有人─… 側室:「秀吉大人每次出征,都一定會給寧寧夫人捎信來哪。」 寧寧夫人:(看信)「秀吉大人現在好像是沒時間想我了。」 寧寧夫人:(在廚房取出毒藥) 他心裡好像…只想著鶴松─… 側室:「─鶴松少主,西瓜來了。是啊,寧寧夫人給你挑了一塊最大最甜的呢。」 秀吉:「大家的作戰表現都很傑出。再加把勁就能攻陷北条。為了替大家加油,在此先給戰績最輝煌者一點獎賞。自覺該得到獎賞的人報上名來!不問身分,到我面前來!」 石丸:「我是德川手下石丸。」 秀吉:「喔喔!聽說你們軍隊戰功彪炳!」 石丸:「─ 是的,特別是我右邊這位的表現最為傑出。他砍殺敵人的功力真有如鬼神一般。」 側室 茶茶:咦……相馬!?騙人…相馬也參這場戰役嗎!? 秀吉:「好,你抬起頭來。」 側室 茶茶:(四目相向) 相…馬…? …相馬…他不是以前那個相馬! 相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相馬:一直都是這樣。我只是守護而已,對一個心愛的人,卻無法用這雙手保護。─茶茶公主,如果是為妳,就算要我下地獄也無所謂。「是我自己要殺的。我…什麼事也沒有辦法做。即使在秀吉知道鶴松的事,而妳面臨危險時,我也沒辦法做些什麼。明明看著妳痛苦,而我卻…而我卻總是…… …所以我決定了,我必須不擇手段才行。殺敵人、提升武功增強力量,為了從秀吉那裡救出妳和鶴松,我要變成魔鬼。」 側室 茶茶:……不對…相馬一直都很親切溫和,他討厭鬥爭之事,那雙手、那把劍,明明只是為了保護我而存在。是我改變了你。相馬你…因為我而變了。 :「小田原城陷落!做得好!這下就只剩奧州伊達了!什麼,那就趁勢一舉攻下吧!這樣一來,就是秀吉大人的天下了。」 秀吉:「茶茶!妳就是豐臣之母了!」 側室 茶茶:「…母…? 豐臣的…天下之母…!!」 寧寧夫人:「─ 所以…他稱茶茶夫人為豐臣之母…?」 側室:「怎麼會…這樣不就好像是秀吉大人和茶茶夫人背負整個豐臣天下似的…」 寧寧夫人:「─ 抱歉,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好嗎?」 :「各位!到此為止!小田原城陷落了,北条兵立刻投降!違抗者格殺勿論!」 相馬:餘黨!? 女孩子…!? (想起茶茶…公主…一樣的遭遇) 三成:(背部一刀斃命)「─你…殺一個這樣的小女孩,需要費什麼功夫嗎?聽到呆住啦?你有哪點宛如鬼神啦…?」 相馬:如果沒有那樣冷酷無情…就無法獲得力量嗎?但何謂力量!?秀吉和我,都無法給這個孤身女幸福。力量是什麼? 豐臣之母 茶茶:「你…剛剛說什麼…?」 秀吉:「妳做了什麼啊!?寧寧……!!妳……因為是妳,我才把孩子託給妳的!妳卻讓他掉到池裡溺斃,這怎麼回事啊?」 豐臣之母 茶茶:「…眼精…張開啊…我是母親…是母親啊,鶴松…」哇啊啊啊 豐臣之母 茶茶:「…為什麼…為什麼發生這種事…寧寧夫人…!!」 寧寧夫人:「我的…身體動不了……只是遠遠看著掉到池裡的鶴松…等回過神救他上來時,已經奄奄一息…鶴松…不是您親生的,如果他不在了也好,那時候我是這麼想的…」 秀吉:「寧寧…妳都知情…?」 寧寧夫人:「我一開始…室覺得這樣也好。就算不是您的孩子,但是如果能繼承豐臣家也好。…以前您曾經說過,希望趕快建立太平盛世…為此需要趕快求得子嗣,好鞏固豐臣的磐石地位,結束戰爭,不能給其他諸侯們有乘之機。」 寧寧夫人:「如果您在知道真相後仍然疼愛鶴松和茶茶夫人,這樣我無所謂…」 豐臣之母 茶茶:她一直…忍著…?她完全知情,只是為了豐臣家、為了和平…怎麼會… 寧寧夫人:「可是,我無法原諒。我內心那個女人,無法原諒您疼愛茶茶夫人,無法原諒您稱她為豐臣之母,我無論如何都無法原諒…!!」 寧寧夫人:「我也……我也想生孩子…!!我從十四歲開始就一直和您在一起…一路陪在您身旁,聽您訴說著您的夢想…」 寧寧夫人:「…我… 我也想生個孩子,幫您實現夢想啊!!」 豐臣之母 茶茶:我一直以為只有我最痛苦。 秀吉:「是我殺死的…殺死鶴松的人…是我…對不起…對不起,寧寧…茶茶…」 豐臣之母 茶茶:大家都只是想要追求幸福而已。我不知道誰是對的、誰是錯的,我已經不知道了。 [第五話] 豐臣之母 茶茶:─ 我一直追尋的只是一絲小小的亮光而已,可是…卻總是從我手中灑落 ─ 秀吉:「─ 各位,此次這場戰役,辛苦大家了。雖然今日之前,大家彼此敵視、戰爭,但現在都結束了!天下統一了。從今以後就是天下太平之世!!」 豐臣之母 茶茶:─ 秀吉降伏僅存的奧州伊達後,成為真正的天下人。豐臣之世來臨 ─ 美濱:「…茶茶夫人…這邊這些花是寧寧夫人…送給茶茶夫人您的…是非常珍貴的黑色野百合。」 豐臣之母 茶茶:明明知道寧寧夫人也很痛苦,卻還是無法消怒氣。心…好像有根肉刺般刺痛… ─相馬,我的心好像碎了─… 秀吉:「我希望妳和我的外甥秀次生個孩子。很遺憾,我是個沒有種的人…這件事要極機密進行,把生下的孩子當成我和妳的孩子,讓他繼承家業。」 豐臣之母 茶茶:什…什麼…「…亂來…!!您說這事真太過分了!怎麼可能…!」 秀吉:「就算過分也不得不做!!...好嗎?茶茶,已經有諸侯探聽鶴松去世的消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伺機而動攻過來,…我…我對鶴松的死也很難過…!!可是,如果一直悲傷,天下又會陷入戰亂。」 豐臣之母 茶茶:「可…可是…」 秀吉:「─ 茶茶,妳比誰都還要高貴、堅強、美麗,是可以成為天下之母的女性,…拜託,幫我生個孩子…!!茶茶…!!」 豐臣之母 茶茶:…辦不到,只是為了生孩子,要我和別的男人發生肉體關係,這種事我絕對辦不到 ─… 三成:「─ 哎呀哎呀…您怎麼了?茶茶夫人。秀吉大人吩咐我來看看您的狀況…這次的事,真讓您這麼煩惱嗎?生下別的男人的孩子,您應該很擅長才對吧? ─這樣不好嗎?茶茶夫人。又可以像鶴松那時候一樣─… …好美的表情啊!當您被秀次大人壓在身下時,也會是這種表情吧?」 豐臣之母 茶茶:「你…三成!!為…什麼…為什麼你總是處處為難我…」 三成:「因為您是我的宿敵呀,茶茶夫人。因為您的父親淺井長政,我那備攻打的家破碎了,年幼的我被寄養在寺裡。…那裡對我來說有如地獄… ─…事情還沒完呢,茶茶夫人,您今後還有得折磨的,因為您會活在地獄裡,我不會讓您逃出那裡的。…關於那件事,三天後我會來聽聽您的回答,在這之前請做個決定…」 豐臣之母 茶茶:我從此以後,將一直活在黑暗裡嗎─…? 相馬:「─ 和我一起走吧!茶茶公主。」 美濱:「茶茶夫人…相馬大人…!? …不行啊! 您不能和相馬大人走!茶茶夫人!這次秀吉大人不會再原諒您的…!!」 豐臣之母 茶茶:我看見了…黑暗中的亮光。 相馬:「…對不起…以前茶茶公主要我一起逃走時,我把您送到秀吉大人那裡,是錯的。那時候…即使就那樣死了也要逃的話,就不會讓您遭受這種痛苦…!」 豐臣之母 茶茶:「─ 那是對,相馬,因為那天你讓我活了下來,我才擁有你的孩子…雖然只是一時,,,但卻是段幸福的時光… ─…謝謝你,謝謝你,相馬…真的─…」 相馬:「…我絕對不會再讓您離開了。我們到小谷去吧!到茶茶公主曾經生活的那塊土地…再去看看那裡的夕陽…」兩個人一起度過最後的時光 ─… 三成:「茶茶夫人在哪裡? ─…喂,妳知道嗎?秀吉大人以前曾經親手殺了一個側室。削耳、削鼻、挖眼珠,最後還要她咬舌自盡。好期待哪。真希望把妳的公主扭送到秀吉大人面前啊。」 美濱:「…忍者在嗎? 快去…!! 要比三成大人早一步找到茶茶夫人,救她一命…!!」 三成:我的宿敵淺井茶茶,我絕不讓妳輕鬆死去。 相馬:「這裡離開小谷已經不遠了。穿過這片樹林處,好像有間沒有人住的古寺,我們到那裡住一晚吧。」 >村人掐死小孩 豐臣之母 茶茶:「你…你在做什麼?放開那個孩子!你做什麼…?」 豐臣之母 茶茶:死…了…「…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做…!?」 村人:「為了減少人口。幾次戰爭之後,田被燒毀、糧食作物短缺,在這欠收之年,為了有得吃,村人必須減少孩子數量。」 豐臣之母 茶茶:怎麼會…怎麼會有這種事…「可是…可是是自己的孩子…」 村人:「…那個孩子事鄰家的孩子。因為…大家都下不了手殺自己的孩子…所以…就和鄰家交換孩子…現在我家的與太也…!!要是…要是沒有戰爭就好了…!!」 豐臣之母 茶茶:想起 被殺的父親!母親! 與 秀吉說 會再陷入戰亂之世! 豐臣之母 茶茶:如果不久又陷入戰亂,那些孩子們可能早晚也會步上和剛剛的孩子一樣的命運。…如果 如果沒有戰爭─… 三成:「─…噢…沒想到這個曾見過面的男人就是 ─… ─找到了…姦夫和淫婦…!!」 豐臣之母 茶茶:「抱我!抱緊我…相馬!」緊緊的 把你的全部 深深的烙在我的心、我的身,好讓我永遠不會忘記。因為這是最後一次擁抱。 三成:「─ 為何…不拔刀?在戰場上人稱鬼神的就是你吧? 你不是察覺到我的殺氣,為了和茶茶夫人一起逃走,出來要殺我的嗎?」 相馬:「殺了我吧!石田三成。」 豐臣之母 茶茶:什…麼…相馬,你在說什麼? 相馬:「─ 茶茶夫人…已經打算選擇和我一起死以外的另一條路。在村裡…看著那些孩子時的茶茶夫人…臉上流露的不是一個女人,而是天下人的表情。茶茶夫人今後會堅強活下去,我不能再成為她的枷鎖。」 豐臣之母 茶茶:為什麼?為什麼我總是一直讓相馬做著痛苦的決定呢?...相馬…我的心願只有一個,就是和你兩個人一起變幸福。 ─可是,我想…一定有只有我能夠辦得到的事。就算不讓任何人再哭泣、受苦也好。幫忙創造太平天下,我一定可以辦得到。…對吧?相馬…… 三成:「哼…既然這麼想被殺,那就先殺了你。我會讓茶茶夫人隨後跟上!」 豐臣之母 茶茶:(對相馬賞巴掌)「讓這種男人殺不值得!」 豐臣之母 茶茶:「三成,這個人在說什麼我不知道,這個人是我看上眼叫出來陪玩的男人,不是你一直在找的那個男人。」 三成:「(哈…)茶茶夫人…您這個藉口…」 豐臣之母 茶茶:「三成,我要回秀吉大人身邊。我一個人回去,為了完成秀吉大人的心願。」 豐臣之母 茶茶:…相馬…你要活著。活著、活下去、盡量活下去,看著我活著的樣子。直到我斷氣那一天為止。 秀吉:「茶茶…妳現在在說什麼…?」 豐臣之母 茶茶:「我要生孩子,生豐臣家的繼承人。」 豐臣之母 茶茶:─ 再見,再見了,相馬。 [第六話] 豐臣之母 茶茶:─ 我好想 一直待在你身旁。好想和你一起生活 ─… 豐臣之母 茶茶:「─ 差不多是約定的時間了…動身前往秀次大人那裡了。」 豐臣之母 茶茶:─ 相馬,我想一輩子活在怨恨秀吉…怨恨這世界的生活裡。我希望我眼裡只有你一個人。可是 ─… ─ 活下去吧…為了建立一個再也沒有人哭泣的社會…我要成為豐臣家的女人。如果說長大讓我了解了什麼,那就是寂寞吧,相馬 ─… 秀次:「─ 我們第一次見面哪,茶茶夫人。我是秀次。」 豐臣之母 茶茶:「…我是茶茶。」 秀次:「(嘻 哈哈哈) 茶茶夫人,您表情太僵硬了!難得的美女都糟蹋了!太可惜了!」 豐臣之母 茶茶:「是…」好開朗的人… 豐臣之母 茶茶:「─ … 秀次大人…這樣子好嗎?」 豐臣之母 茶茶:「照理說,秀次大人您將是下一個就『天下人』位置的人…可是等有了孩子後,您卻要變成那孩子的監護人─… 」 秀次:「我不適合當武人。與其治理天下,不如和我的妻子、孩子快樂生活來得適合!」 豐臣之母 茶茶:「當孩子出生之時,,,請您多加協助了。為了天下…的平安─…」 秀次:「…像我這樣的人是沒什麼好期待的。茶茶夫人,請您要堅強,成為孩子未來的支柱。」 豐臣之母 茶茶:秀次大人…? 秀次:「好嗎?茶茶夫人,請您…成為優秀的豐臣之母 ─…」 :「─秀吉大人、茶茶夫人,失禮了,秀次大人的夫人們,前來祝賀懷孕一事。」 豐臣之母 茶茶:怎麼辦…?還是覺得心虛─… 豐臣之母 茶茶:這是秀次的夫人們…她們不知道我和秀次的事,前來問候─… 鈴夫人:「茶…茶茶夫人,可以…讓我摸摸您的肚子嗎…?」 豐臣之母 茶茶:「疑… (呵呵)鈴夫人,妳是想沾沾喜氣,好生個秀次大人的孩子是嗎?」 豐臣之母 茶茶:還年幼的少女,我希望妳能夠幸福。不要像我一樣,我希望妳能和心愛的人幸福過一輩子─… :「鈴夫人,有您的信件。」 鈴夫人:「呀啊…什…什麼…?」(兩節被砍斷掉的手指) < 用這包毒藥毒死茶茶夫人的孩子!妳最好記住,妳的父母在我上!若有不從,下次就砍下頭顱─…> :「─茶茶夫人,這是鈴夫人送來的點心禮。」 豐臣之母 茶茶:怎麼…?胸口好難過…難道這有毒……?怎麼會…鈴夫人送的點心怎麼會有毒─… 鈴夫人:「到底是誰我不知道,但是有人命令我殺茶茶夫人的孩子…我父母被押做人質,我迫於無奈只好…」 秀吉:「妳…知道嗎?殺害天下人之子,死罪難逃啊!」 豐臣之母 茶茶:「秀吉大人!請等一下!!拜託!拜託您原諒鈴夫人!都是因為我,她的父母才會被抓,她也是情非得已,孩子沒事,您就原諒她吧…!!」 秀吉:「真沒辦法…就饒過她,不予處罰吧。因為我處罰她,茶茶就會自責!對吧?茶茶。要是肚子裡的孩子因此怎麼了,就大事不好了!!不過對秀次及其夫人們要嚴格監視!不然,不知又有誰要受騙了。這樣好嗎?茶茶。」 豐臣之母 茶茶:「好的…好的…!!」 豐臣之母 茶茶:「為了建立不會有這種事發生的社會…為了…讓大家都能幸福的活著,我必須─…」 豐臣之母 茶茶:「秀賴,到我這裡來。─…時間過得真快,秀賴已經3歲了…」即使不是相馬的孩子,也如此可愛,真是意想不到。 :「茶茶夫人,有件事要向您報告,鈴夫人已經懷孕了。現在非常幸福。」 豐臣之母 茶茶:「什麼…是真的嗎?太好了…太好了─…」 豐臣之母 茶茶:大家都好好過著幸福的生活。我選擇的路是正確無誤的─… 秀吉:「…秀賴長大了,已經超過鶴松死時的年紀了…他今後也會健康平安的活著吧… …是時候了,你不認為嗎?三成。」 三成:「─是!」 三成:「秀次大人側室欲暗殺秀賴少主企圖謀反!因此命秀次大人切腹,遺留妻妾子女共39人一同集中於京都三条河原處死!」 美濱:「…事情是…秀吉大人及三成大人極機密進行的。秀次大人已經切腹…遺留的妻妾子女後天也即將斬首。」 豐臣之母 茶茶:為何事到如今舊事重提? 豐臣之母 茶茶:「…您一開始…就打算殺鈴夫人的是嗎?您沒有意思要放過她!!」 秀吉:「─沒錯…不過…鈴夫人事件只不過是坑殺秀次的藉口而已。從一開始,目的就只有要秀次的種。眾諸侯…無時無刻都顗覦著我的地位,沒有繼承人的豐臣家,隨時可能被毀…為了避免被毀,一個世人承認的〝我的孩子〞無論如何都是必要的…既然生了秀賴…就不需要秀次。」 豐臣之母 茶茶:秀次大人,從一開始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局─… < 秀次:「─茶茶夫人,請您要堅強…您要成為優秀的…」> 寧寧夫人:「…請您…不要處死刑…沒有必要連女人小孩都殺死吧?不要這樣…」 秀吉:「不行!!茶茶,就算秀賴被殺也無所謂嗎?...妳應該知道,留下的活口對敵人的怨恨有多大吧?如果不殺死眾夫人們,接著受怨恨的是茶茶妳啊!!」 豐臣之母 茶茶:< (回想) 側室 茶茶:「我不會原諒信長…不原諒秀吉…!!這就是我對你的復仇!!秀吉!!」>說不定會這樣,…說不定會變這樣…可是, 豐臣之母 茶茶:「就算這樣…也無所謂!就算被恨也無所謂…」 秀吉:「茶茶!!這次的事已經決定,就算是妳茶茶也不准違抗!!身為豐臣之母,稍微流點血是要忍耐的!」 村人:「可惡…連女人小孩都殺…這樣未免太殘忍了!!說秀次謀反是騙人的,是那個叫三成的傢伙,和秀吉大人設計的。而且秀賴的母親茶茶夫人也一樣!不能原諒!為了自己的孩子,就因為礙事就要殺人…快停止這種死刑!!」 村人:「喂…那女的是誰?...我有見過,在秀吉大人迎娶的行列中…那是茶茶夫人…!!來看自己要殺害的對象…可惡的女人!!這個狐狸精!!」(丟石頭) 三成:「茶茶夫人…」 豐臣之母 茶茶:「沒關係!!在將死之人面前,這點小事算什麼!!」 豐臣之母 茶茶:我要睜大眼睛清楚的看著。既然無法阻止這種慘事發生,我也要睜大眼確確實時的看著這場我所引起的災禍。 村人:「不要殺了!茶茶夫人才是判決死刑的主謀!」(丟石頭) 豐臣之母 茶茶:「…不要哭!不要哭,茶茶!鈴…夫…人…」 鈴夫人:(臨死前的微笑貌) 豐臣之母 茶茶:我…並不希望發生這種事。我生孩子不是為了要讓事情變成這樣。相馬,我…我不是為了這種事,而和你分手的─… 豐臣之母 茶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成:「─茶茶夫人,請回大奧吧。轎子以精準備就續,該回大阪城了…」 豐臣之母 茶茶:(流淚)「…………那些我不要了!我必須供養那些人…」(暈倒) 豐臣之母 茶茶:相馬……我想在你懷裡安安穩穩的睡著,即使是在夢裡也好,我想要你的擁抱。─好寂寞,沒有你在身旁,教我寂寞得不知如何是好─… 【第3集】------------------------------------------------------------------------------------------------- [第七話] 豐臣之母 茶茶:(惡夢) 好難受…誰啊…快來人啊… 好溫柔…好溫暖的手臂…啊啊~相馬,是你救了我嗎?...待在我身邊,從現在開始一直著我,緊緊的抱著我─… 豐臣之母 茶茶:(淚醒後) 剛剛那是…夢?我很確定有人緊緊的抱著我─…像要把人包圍般…溫柔的手臂─… >門外的三成 若有所思地看著自己的手 秀吉:「秀賴,有件事你一定要記住!那就是,你有兩位母親!一位是北政所的寧寧夫人,一位是茶茶夫人!這兩位你都要尊敬!」 秀賴:「是!」 秀吉:(咳咳!咳咳!)「…沒事…!我一時太過高興了!好了,我到裡邊休息休息!秀賴,待會兒再跟你玩。」 秀吉:(手上咳出的血)「…時間…可能比想像的還少了…為了秀賴,我得盡所能了,趁我還有一口氣在…」 豐臣之母 茶茶:我必須殺了秀吉!相馬…是我錯了!我選擇的道路,染滿了鮮血和淚水!...所以,我必須殺掉他才行。為了不再讓無辜者白白流血,就算和秀吉戶刺,我必須殺了他。 >撞見秀吉 秀吉:「…對不起…對不起,秀次…我是魔鬼……!!」 >拿刀前去的茶茶,與追上前去阻止的三成,被眼前所見愣住。 秀吉:「原諒我…原諒我…如果要怪,你就怪我…千萬不要對秀賴下手!要殺、要剮,都對我這魔鬼來…!!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豐臣之母 茶茶:他一直…都在懺悔嗎?對那些被自己殺害的人,他心中一直懷著愧疚,…面對這小小的墓…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他一直都是這樣祈求著的嗎…?獨自擁抱著孤獨,怎麼會…怎麼會…可是, >突然地震,瓦片掉落;茶茶向前去保護秀吉,三成保護茶茶。 豐臣之母 茶茶:……為何 為何我會救秀吉呢─…? 秀吉:「三成,我不要緊,倒是秀賴,你趕快去確認他是否平安!如果秀賴有個萬一,我…我也…!!」(倒地!) 寧寧夫人:「大人可能來日不多了。大人很喜歡賞櫻花…所以我想辦一場賞櫻會。」 豐臣之母 茶茶:令我痛苦的那個男人… 寧寧夫人:「…茶茶夫人…對不起……!!我和大人害妳受苦難過了…為了生下豐臣的孩子,害妳吃盡苦頭… …不過我有個請求,希望妳協助讓大人能夠幸福直到最後一刻─…」 秀吉:「喔喔!好美的櫻花啊!很漂亮對吧?秀賴。」 豐臣之母 茶茶:─…我一直期盼著…離開秀吉、恢復自由之日的來臨…心裡抱著哪天能和相馬在一起的虛幻夢想。 ─就像這櫻花般虛幻的手… 秀吉:「─…疑,三成,我死後,茶茶和秀賴就拜託你了。」 三成:「…這是應該的,為了秀吉大人,為了豐臣家,我會盡全力…」 秀吉:「不是為了我!你活著、守護豐臣家。都是為了茶茶吧。你也察覺到…自己被茶茶給吸引了吧?」 三成:「…大人…您在說什麼?」 秀吉:「就是這樣…」 三成:…說這…什麼荒謬的話─… 豐臣之母 茶茶:為何胸口會如此難受呢? 落櫻 繽紛─… 秀吉病倒是在賞櫻會後的兩個禮拜─ :「─秀吉大人,抱歉打擾了,德川家康大人前來探望。」 家康:「喔喔…看到秀吉大人您虛弱的樣子…我真是擔心啊。今天,為了秀吉大人,我帶了國內首屈一指的祈禱師前來,希望旁人能先迴避…」 秀吉:「─…噢…這位就是國內第一的祈禱師啊?拜託你了,我現在還不能死,我必須留著老好整治天下。」 祈禱師:「您幾時取得天下了?信長大人死後,討伐明智光秀,這樣就算登上天下人之位了嗎…?」(脫下帽子) 祈禱師:「真正能取得天下的,是德川大人與我明智光秀,秀吉大人您就安心前往那個世界吧!」 秀吉:「光…光秀…你還活著!!」唔…吐血 家康:「不好了!秀吉大人病情急轉直下!快…快來人啊…!!」 >茶茶等人匆忙趕來,與家康擦身而過 豐臣之母 茶茶:他……在笑…? 秀吉:神經錯亂!! 豐臣之母 茶茶:─欸…相馬,讓我有力量活下去的,不是只有你而已,對秀吉持續的恨,也曾是支持我活下去的力量─…(淚) 村人:「─聽說了嗎?聽說太閣秀吉去世了。嗯,是有傳言,不過這事好像被壓住沒公開出來。啊啊…那今後會怎樣呢?秀賴少主還那麼小…要由誰來守住豐臣家呢?無論如何都要守住,聽說德川和毛利等大名也都顗覦著天下人之位呢。啊啊…真討厭,看來又要開始戰爭了…」 豐臣之母 茶茶:相馬,我覺得自己終於明白,我身為豐臣之母的生存之路。不是戰人的我和秀賴……如果能建立一個不讓任何人哭泣的幸福世界的話… 豐臣之母 茶茶:「各位,今後的大阪城主就是秀賴大人!」 豐臣之母 茶茶:這就是我和你分離得我,生存的價值─… >江戶城方面 :「─從今以後,我秀忠奉命代理父親家康。秀吉大人去世,社會又將動盪不安… …希望諸位各自做好作戰準備,切勿懈怠,可以嗎?」 小督夫人(茶茶的妹妹):「─…今天,又要你頂名代替我夫婿,辛苦你了。」 :「小督夫人…秀忠大人他…」 小督夫人:「他身體不舒服,正在裡面休息… ─現在事情怎麼樣?家康大人…打算出兵討伐豐臣嗎?這樣一來茶茶夫人會如何?小督很擔心… …你也一樣很擔心吧?相馬─…」 豐臣之母 茶茶:戰爭要開始了。我的戰爭 開始了─… [第八話] 豐臣之母 茶茶:在那裡的是誰…? 相馬…? 是相馬嗎…? 相馬:─茶茶公主… 豐臣之母 茶茶:我好想見你…!! 這期間你上哪去了…? 我一直找你…一直找你…從離別後一直…!! 相馬:─茶茶公主,我也好想見您。 豐臣之母 茶茶:相… 相馬:─茶茶公主,為了要親手埋葬您─… 豐臣之母 茶茶:(驚醒!!)「─呼…呼!」剛剛那是…夢…?做了一個好悲傷的夢!相馬竟然對我刀刃相向…和相馬離別已經7年…自從離別後就再也沒有你的消息。─欸,相馬…你恨我嗎……?你已忘了我,正過著幸福的生活嗎…?還是你對我依然─… 秀賴:「秀賴想像死去的父親一樣優秀,以建立一個美好國家。」 :「─真是非常優秀…聽說他不只心地善良,連武藝都很高超。」 :「秀吉大人也很想看到他這樣吧?如果他能再活個幾年…哎呀,一再惋惜過去也無濟於事。」 家康:「有我們在政治上努力輔佐秀賴大人,您大可放心。我這五大老龍頭的家康也會鞭策老軀報效國家的,茶茶夫人。」 豐臣之母 茶茶:─欸,相馬…或許這一天真的來到了。那天的離別,其實是正確的,或許我終於可以這麼想了─… 家康:「…正準備要搬往西丸是嗎?...搬過去會很寂寞吧?沒能在秀賴大人身旁看著他成長茁壯。這其實是茶茶夫人的意思…」 寧寧夫人:「…果然是茶茶夫人…?」 家康:「─寧寧夫人,請您放心。我心向著寧寧夫人…我家康必竭盡全力為您效勞。」 寧寧夫人:「…是這樣嗎?家康大人…那我們並肩努力了─…」 三成:「玲夫人的父母是家康殺死的。秀次事件的導火線就是家康。─茶茶夫人,家康顗覦天下人地位,把玲夫人的父母押去充當人質。目的是要取茶茶夫人和腹鍾秀賴大人性命。」 豐臣之母 茶茶:不是只有秀吉而已… 秀吉為了要讓秀賴得到天下,所以殺害秀次大人一族,家康也是一樣。 為了取得天下,而犧牲了無辜者的生命。 而且到如今天下太平之世,竟然想再度重覆這樣的事。 豐臣之母 茶茶:─啊啊,和秀吉去世前…那時候的笑一樣。想要侵吞豐臣的毒蛇 就在眼前。 我從現在開始,必須和這個家康交手了。 家康:「哼…事情才正要開始,我家康定會將豐臣家消滅殆盡。」 美濱:「…你是哪裡來的下人?竟然闖進這裡來!」 豐臣之母 茶茶:「沒關係,美濱。你願意和秀賴玩嗎? 」 豐臣之母 茶茶:「這座大坂城內全是成年人…秀賴也想和同年齡的孩子一起玩吧?而且…我也不願讓秀賴感受到大人世界的紛爭。」我希望他能在穩定的是世界中幸福的成長─ 豐臣之母 茶茶:來,快過來啊,秀賴…(斷頭) 呀啊啊啊啊 (惡夢驚醒) >呼! 呼! 呼! 呼! 呼! 呼! 快步跑向墓碑 三成:「─茶茶夫人…您怎麼會到這種地方來…?」 豐臣之母 茶茶:「三成…我自從…秀吉大人去世、秀賴當上城主之後,就沒能好好睡過一覺…雖然平時呈現一片和平氣氛…可是我心中的不安不但無法消去,反而越來越大…為了保守秀賴出生的秘密,犧牲那麼多條人命…每次一想到不知道哪天會被察覺,我就心慌得不知所措…而如今家康…(哈哈!)真是不可思議,我是那麼的恨秀吉大人,可是現在卻想著如果他還在該有多好…」 豐臣之母 茶茶:我真的害怕得不知所措,好希望有人陪在身旁,好希望有人緊緊的抱著我,相馬。 >三成想上前擁抱,看見茶茶手中緊握著相馬送的護身符。 三成:「您是如此軟弱的人嗎?我所認識的茶茶夫人應該是不管如何被打,仍然會努力爬起來;就算被人扔石頭,仍然剛強不屈,這樣一個可恨的人才對。甚至連家康都能玩弄於股掌的惡女,這才是茶茶夫人吧?」 豐臣之母 茶茶:「(嘻!)你還是一樣沒變哪,三成。說得也是…我是個惡女,在這種地方哭泣不符合我的個性。讓你擔心了,三成。」(離去) 三成:「我會…盡力守護的。守護秀賴大人…以及豐臣家─…」 美濱:「秀賴大人…和那個下人一起玩,我才一會兒沒注意就不見人影了…」 豐臣之母 茶茶:雖然說是在大坂城裡,但只有兩個孩子,或許家康會做出什麼事也說不定。「…快!快找他們兩個!」 下人:(拿刀)「都是因為你,才害我父親和母親死掉的!我的父親豐臣秀次,就是被你父親豐臣秀吉殺死的。」 豐臣之母 茶茶:(在橋上撇見橋下)咦…?是秀次的…孩子…?怎麼會…怎麼會…那時候滿門抄斬了阿…!腳…無法動彈… 秀次 子:「可是,有一天你誕生了,你父親秀吉就覺得有繼承權的我父親很礙事…因此就把我父親和母親殺了!!都是你害他們被殺的!如果你沒有出生就好了!!我沒騙你!是家康大人這麼告訴我的…」 豐臣之母 茶茶:家康…家康 竟然用這種方法…!! 秀賴:「騙人!父親才不會做這種事!父親品德高尚,人又溫和…」 秀次 子:「你父親才不是品德高尚的人!他利用權力讓很多女人當他的妾…所以你母親也是被逼成為他的妾的!!」 秀賴:「等一下,三成!拜託你不要殺他…」 秀次 子:「可惡!放開我!我必須報仇!因為…這是我的使命…是我唯一能為父母做的…!!是家康大人這麼說的…」(哭泣) 豐臣之母 茶茶:(抱住秀賴)「三成…我也拜託你…請你不要殺他…把他送到家康找不到的地方…要不然一定會慘遭滅口,把他帶到能夠安住的地方窩藏…拜託─…」 秀賴:「母親,秀賴不應該誕生的是嗎?因為秀賴…害很多人死掉是嗎…?父親…真的是個壞人嗎…?如果…母親討厭父親…那麼…一定也討厭秀賴…如果秀賴沒有出生就好了吧…?」(哭泣) 豐臣之母 茶茶:(泛淚、發抖)「母親…很愛你的父親哦。你父親…真的是個很好的人…凡事為民著想,是個治理天下的優秀之人…也非常愛護母親。母親…非常幸福… 父親…和母親…都很期盼秀賴的出生…非常的愛你…!」 豐臣之母 茶茶:(哭著抱住秀賴)「你是…媽媽的寶貝孩子!是媽媽的命啊!」我要守護這個孩子。 豐臣之母 茶茶:相馬,即使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全是錯誤的─… 豐臣之母 茶茶:「小督千里迢迢從關東來到大坂?」 美濱:「是的,因為她的夫婿德川秀忠剛好也要到城內…小督夫人也想順道見見姊姊茶茶夫人。」 豐臣之母 茶茶:「哎呀…好久沒見到她了…」小妹小督…雖然嫁給家康的兒子秀忠為妻……但如果是小督,或許能幫上一些忙。或許她知道有什麼阻止家康的方法。 小督夫人:「─茶茶夫人,好久不見。嗯,小督很好。倒是姊姊…秀吉大人去世後,妳過得很辛苦吧…? ─對了,姊姊…我今天來是想讓妳見一個人。」 豐臣之母 茶茶:「見一個人? 相馬…! 為什麼…」這7年來,我一直在想他不知道怎麼樣了─… 相馬:「茶茶夫人,…真的 好久不見了。」 豐臣之母 茶茶:「相馬!...我好想見你…好想見你…和你離別後,我真的一直好想見你…!!」 相馬:「─我也 好想見您。」 相馬:「每當我聽到秀吉的殘暴罪行,想到茶茶公主一定很痛心,就想飛奔到您身旁。而這次您一定又為家康的事感到痛心─…」 豐臣之母 茶茶:「相馬,你知道…所以你和小督…」 相馬:「─這次,我們就是為了這件事找妳的,茶茶公主。」 豐臣之母 茶茶:「咦…」 相馬:「請您把天下讓給德川,茶茶公主。」 豐臣之母 茶茶:「相馬…什麼…?」我還在那場夢裡嗎?看不清楚,相馬,我看不清楚你。 [外傳~三成物語~] 三成(14歲):─我想要力量,想要能將這世界吞沒的力量─… 三成:─我父親侍從於北近江的淺井長政之父‧淺井久政。 就在淺井長政把久政逼下台後,父親也隨著失去地位,也因為貧窮,父親把我託寄在這間寺廟裡。而那裡有如人間地獄。被稱為高僧的臨海是個戀男狂。每晚我都受到他的蹂躪。 三成:「─嗚!噁…噁…呼…呼…呼…」我恨…我恨把我逼到這種地方來的淺井長政…我恨抱我的那個和尚…也恨一籌莫展、無可奈何的自己─… 三成:…不在寺裡的時間,心情才能平靜一點。 >敗走的武士強姦女人… 三成:「…想姦汙他人的…愚蠢之徒…!!」 伊代:「…好厲害!你是武士嗎?原來也有不粗暴的武士啊。」 三成:她叫伊代,和我一樣是14歲。 伊代:「謝謝你送我,這裡就是我家。哎呀,你也進來讓我請杯茶吧…雖然我們家只有白開水!沒關係!來吧!」 三成:已經很久沒有被人碰卻不覺得討厭的感受了。之後我就常常會到伊代那裡去。 三成:看到伊代笑我就很開心。是她的笑容拯救了我。正因為身陷地獄的我早已不純潔,所以想要守住她的笑容。 伊代:「…你不用每次都一定要讓我開心、讓我笑沒關係。…口諾!佐吉你老是裝作一副沒事的樣子…沒關係哦!?偶爾你也發發牢騷給我聽嘛!...我也希望能幫上佐吉你的忙。」 三成:這樣就夠了。我有把握即使身在地獄也能活下去。 三成:「嗯…?伊代… 你…我一個你嫌不夠,連伊代你也…」 臨海和尚:「…怎麼?佐吉你認識伊代啊…? 哈哈!愛上她了嗎?你可痛苦了。愛上一個為了一點錢可以找人和自己上床的女人…這女的會深人的。(哈哈!)襲擊敗走的武士,搶奪對方錢財及鎧甲換取生活糧食。哈哈…你也被利用了。」 三成:那麼,那天…是她想襲擊對方,結果反被襲擊… 到底有什麼是 我能相信的呢? 我那麼想藥守護的人─… 曾經感覺那麼親近的伊代變得好遙遠。好遙遠─… 村人:「火災!武士們襲擊山腳下的村莊,火勢可能很快就會燒到這裡來了!」 三成:伊代的…村落…伊代!在哪裡…?妳在哪裡…? >伊代中箭 伊代:「…佐吉…你怎麼會來這裡…?我是個…為了醫治弟弟的病…出賣身體的女人…甚至還動手殺人…好幾次我都想,我不能再和你見面了…」 三成:伊代和我一樣,都在地獄中拼命掙扎的活著。 三成:「…不是伊代的錯…是這個世界…全是這個世界的錯…!!」 伊代:「…如果這個世界像樣點… 我和佐吉…就能夠坦然面對面吧?」 伊代:「我就能夠多待在…佐吉身旁快樂的笑著吧…?我想再多看一眼佐吉微笑的樣子…」 三成:我…結果我還是什麼都做不到。就連面對伊代的求救,我都束手無策、救不了她。我為妳創造!為妳創造一個像樣的世界! 羽柴大人:「─呼…好美味的茶。沒想到來打獵,能嚐到如此好喝的茶。沒想到能解我的渴、潤我的喉,又能品嚐出茶香…」 羽柴大人:「怎樣?你願不願意來當我的家臣?就賜你三成之名怎樣?」 三成:「─是…我非常樂意,羽柴大人。」 三成:不論用什麼手段,都要往天下的位子接近。礙事者必殺,維持冷徹之心,淪為極惡之人。不管對方是誰絕不寬恕。 秀吉:「來,茶茶,喝吧喝吧!怎樣?這庭園的花很美吧?」 三成:─沒錯,就連那個女人,那個把我推入地獄的淺井長政的女兒…那個除了秀及大人之外,還和別的男人私通的女人…我也絕不寬容。我的心不會被迷惑,絕對…絕對不會─… 【第4集】------------------------------------------------------------------------------------------------- [第九話] 茶茶夫人:相馬,真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事,7年的歲月可以把人改變成這樣嗎?竟然可以把我當敵人看! 茶茶夫人:「那是血印書。希望能取得各位的血印,做為宣誓效忠秀賴的證明。…各位在秀吉大人逝世之前,應該都曾發誓過要輔佐秀賴成為天下人…可是…目前似乎有鬆動的傾向…所以希望各位再宣誓一次。」 茶茶夫人:必須站起來才行。即使處於悲傷當中, 茶茶夫人:「我絕對不准任何人憾動目前的太平之世─…」 茶茶夫人:「如果有人破壞這個約定,我茶茶…有對戰的心理準備,一定會快刀斬除異已。」 茶茶夫人:「…我也一樣變了…我變得很依賴三成…」 茶茶夫人:…不只事相馬,竟然連我都和三成一起守護曾經那麼憎恨的豐臣家。 你的心會變…也是無可奈何的吧?可是…可是相馬,我還是想相信你,我希望你對我還是有所眷戀的─… 茶茶夫人:明明狠狠將你推開了,現在卻又如此想念你─… 資料來源: 閱讀式 - 個人簡介 - yam天空部落 http://blog.yam.com/user_data.php?BLOG_ID=bb201986 ※資源分享,轉載請註明出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