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閱讀」,不只是閱讀一本書、一幅畫作、一首音樂、一場美景、或是一種無可名狀的情緒。
  • 2256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推薦-討論] <願此刻永恆>

[第1集] 慎二:「既然是戀人那就需要有兩個人世界的嘛。」 水月:「不要抱著無所謂的態度去交往。遙可是最好的朋友。」 慎二:「你要好好珍惜她呀,否則她就太可憐呀。」 ….. 孝之:「你們什麼都不明白。」 水月:「遙啊。她在一年級開始就喜歡上孝之你了。這幾年裡有好幾個人向她表白過,她沒有接受任何人。總想著要為如此專一的遙做點什麼,所以我才會接近孝之你。我原本想我能和孝之成為朋友的話,遙也就能很自然的和孝之接近了吧;但是我不知不覺就忘記了最初的目的,也許是因為和孝之、慎二在一起太無憂了吧。這都是因為遙,如果沒有她的話,我和孝之也無法相處的這麼愉快。正因為有了遙,我們才成為朋友。」 [第2集] >起誓 遙:「如同夜空中閃爍的繁星,相融的心呀不會分離;即時兩人無法牽手,我們的心仍彼此依存。」 >隔天,孝之在書店買下大學用書、畫冊,並決定與遙報考白陵大學。孝之與慎二在速食店分開後,孝之趕往見遙的路上遇見水月;這天是水月的生日,水月在路邊攤選個戒指當禮物。與水月分開後,孝之趕去見遙。孝之原本要送遙連環畫《瑪雅鳥尔的禮物》,相約佟町牟站碰面,此時遙出了車禍… [第3集] 大學畢業,出社會工作;事隔三年,水月、孝二與慎二很少碰面了。 [第4集] 孝之:「也不是要特意忘了遙的事,只是 現在我們有我們自己的生活,我和 妳的。」 茜:「我是涼宮,有件事不得不和你說,所以打了電話,其實應該早點告訴你的 可是,那個…姐解…姐姐醒了,她很想見鳴海先生 很想,就這樣。」 香月醫生:「時間的流逝。距事故發生已經過了三年這件事,希望你不要對她說。她的時間 從那時開始 就停止了。」 茜:「鳴海,為什麼要和這女人一起來?你來幹什麼,是來炫耀你和姐姐的感情嗎?你不覺得羞恥嗎?沒有罪惡感嗎?姐姐需要你。想讓你在她身邊,可是你卻…你是個膽小鬼 」 [第5集] >遙沉睡中 水月:「遙 一直在這種地方,很難受吧;但是 孝之也很難受,而且還有我;為什麼會變成這種樣子呢?為什麼?如果是這樣的話 我…如果是這樣的話…」 >孝之無法走出陰影,整個人頹廢、神智不清… 遙 爸:「孝之 你究竟有多麼重視遙,我們都很清楚 可是;話說我們也很痛苦,看到你這樣子。對不起,請你以後不要再來見遙了;請你諒解 這也是為了你好。拜託了 鳴海,請不要再來我女兒這了。」 水月:「振作起來嘛,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 因為我也很痛苦。可這不是沒辦法麼,無論怎樣 她也起不來 什麼都說不來;不管怎麼思念,她也不會回答你。完全是無際于事,所以,所以 孝之;你也說點什麼啊,你還活著吧,回答我,你回答我啊,笨蛋。我喜歡你,一直,一直喜歡著你;只是裝作若無其事,裝作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心意的樣子,因為我不能背叛遙。但是,但是我撐不住了;可是我看不下去了,無論是孝之的事情,還是我的事情,我 不可以嗎?」 [第6集] 水月:「你還會去…看她嗎?」 孝之:「嗯。」 水月:「是嗎」 孝之:「因為我有責任。」 水月:「遙要是好了的話,如果是這樣的話,你會和她說我們的事吧?」 孝之:「嗯 會說的。」 遙 爸:「謝謝你 鳴海,我以為你不會再來了。」 遙 母:「真的謝謝了,如果可以的話 請再來看看遙吧;遙啊 她一直在說鳴海的事,反反覆覆地 反反覆覆。」 遙 爸:「她記憶的混亂早晚會好的,所以 為了那一天,我知道我們沒資格拜託你,曾經說過請你不要再來了 卻…但是 現在遙最最需要的是你,為了遙 請你來吧,即使 “盡量” 也不要緊,拜託了。」 [第7集] 水月:「什麼嘛 我不能喝酒嗎?醉了又怎麼樣。因為我很痛苦 很難受啊。」 [第8集] 水月:「孝之 你不會移情別戀吧,你會一直在我身邊吧。我很害怕,想孝之會不會不回來了。我今天去看遙了……孝之 請不要再見遙了。」 孝之:「為什麼。」 水月:「你想見她嗎?」 孝之:「可是 我是和遙的父母有約定的,直到遙恢復我會協助治療。」 水月:「就只有這些嗎?」 孝之:「妳什麼意思。」 水月:「為什麼要那麼重視遙呢?不是已經結束了嗎?還是 還是沒有結束。」 孝之:…「已經結束了。什麼啊 笨蛋,遙也是水月的好朋友吧。」 水月:「不是的。已經不是好朋友了,因為我背叛了遙。對遙的車禍你現在還有罪惡感嗎?你同情遙嗎?你還喜歡她嗎?」 孝之:沉默……「我不見她 可以了吧。」 [第9集] [第10集] 遙:「今天是幾號?從那之後 過了多長時間了。回答我 孝之,不要敷衍我。我很冷靜。我的頭髮沒那麼長,我的手指沒那麼細;不對吧,我不是這樣的吧。不 我不是在問這個,今天是幾月幾號?到底一切是怎麼回事?告訴我真相 求你了。過份 為什麼不告訴我呢?我討厭這樣的孝之,非常討厭,非常討厭。」 茜:「姐姐 妳睡了三年,從車禍以後 已經過了三年,姐姐在那期間 一直在睡著。而且 鳴海現在和水月學姐在交往。大家都在拼命撒謊,為什麼都記不起來的姐姐;連這也是假的 我已經不是中學生了,鳴海也不是什麼高中生了。全部都是謊言,都是姐姐不對;如果姐姐不遇上車禍 誰也不會受傷,誰都不會。」 孝之:「不是這樣的。全部 都是我的錯。」 [第11集] 水月:「為什麼,為什麼慎二會在那種地方?我的事 你丟下不管多好。如果不是你不是更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不阻止我呢?你同情我,我看起來就那麼悲慘麼?什麼都沒了,喜歡孝之是多麼錯誤,放棄游泳是多麼錯誤,對遙沉默是多麼錯誤,我錯得多麼厲害啊。不要對孝之說,我已經回不去了。」 茜:「是我不好。一直…一直瞞著姐姐。不 是我背叛了姐姐,卻對你說了過份的話 還責怪水月前輩,而且 對姐姐也是,我真是差勁呢。」 孝之:「這不是妳的責任。對遙的事情感到責任的有我就足夠了。那個時候 如果我按時到的話,遙就不會遇上車禍,我要趕上的話 遙就不會有事;那樣的話 誰也不會覺得痛苦了,遙是 水月也是 小茜也是,全部都是我的錯。我不希望任何人受傷 可…雖然我不想讓任何人受傷,可是我背叛了遙 還傷害了水月 連小茜也…」 [感想]:這不是偶然,有的只是必然。會發生的事,在時間點上就會引爆。人們對事故抱著許多自責、愧疚、罪惡,希望能彌補當下的遺憾,活在悲傷裡走不出過往的陰暗面。 茜:「真溫柔啊,太溫柔也是一種殘酷。」 [第12集] >分離數日,水月得知孝之重感冒,慌慌張張來照顧孝之 水月:「真是的,你在做什麼啊 把自己搞成這種樣子也不管,你太不注意了。…已經是大人了至少自己的事要自己處理…。」 水月:「覺得好久沒這樣了,和孝之這樣說話。我很寂寞。」 水月:「真溫柔啊 孝之,這一點你一直都沒變。高中的事 你還記得嗎?真的恍若隔世呢。孝之…總是幫我啊,雖然老是對我抱怨。把遙介紹給你的時候也是,我那時候以為,只要我幫遙告白的話 一切就結束了;但我沒想到我會變成這種感情。如果沒有那場車禍的話,遙入院,我和孝之開始交往;雖然很幸福,可對遙一直有負罪感。可是 不管遇到什麼 失去什麼,孝之都一直待在我身邊,我一直很依賴孝之;因為…孝之很溫柔,因為溫柔,所以不光對我 對遙也是,好痛苦。游泳 朋友…我放棄了很多東西,如果孝之再疏遠我 我就什麼都沒有了。覺得十分害怕,所以 我想如果一切都毀了,我會不會反而輕鬆一點。我…昨天晚上和慎二…在旅館。不是慎二的錯 他沒錯,因為我真的太痛苦了,對不起。 …你沒生氣…… >把孝二送的生日禮物-戒子,丟入水杯裡 水月:「你現在一個人也沒問題了吧,要按時吃藥啊。 我已經不能再做遙的替身了。」 遙:「給我鏡子。這是怎麼回事?」 >慎二去打工的地方找孝之,袒露與水月意外發生關係 慎二:「不是怎麼樣的問題,你到底怎麼看速瀨的?速瀨她…一直對你,因為你沒好好堅持,……你到底在幹什麼,速瀨比你痛苦千百倍。」 孝之:「水月 水月一直因為我而痛苦著。」 慎二:「既然你都知道 你怎麼什麼都不做。……你不是什麼都做不到 你根本是不想去做。速瀨一直支持著你,可你為速瀨做過什麼?」 孝之:「那怎麼樣才行」 慎二:「你自己去想吧」 孝之:「我知道了。」 慎二「你知道什麼了」 孝之:「既然你這麼說,那水月就拜託你了,你喜歡水月吧。」 慎二:(擊拳毆打)「你這傢伙,我不行啊,只能是你,誰都不行,我到底和你哪裡不同啊,為什麼」 慎二:「就因為你這個樣子,大家才會痛苦。」 孝之:「我…該怎麼辦。」 [第13集] 遙:「孝之,我很高興,我很高興你用未曾改變過的笑臉溫柔的對我。但是 請不要免強,三年 已經過了三年了,已經和那個時候不一樣了,有所改變也是應該的。因為不能一下子全部接受,你就一點點告訴我,在我沉睡的三年中發生了什麼吧。但是,有件事情我比任何事情都想先知道;孝之 現在有在交往的人了嗎?沒關係的 無論什麼回答 我只想知道真實的事情。」 孝之:「沒有啊,我沒有和任何人在交往。」 遙:「真的?」 孝之:「我不會對遙撒謊的。」 遙:「是嗎 太好了」 遙:「喂 水月現在怎麼樣了,不知道她忙不忙啊,好想見她啊。」 遙:「對了,聽說水月放棄游泳了。」 水月:「差不多吧」 遙:「為什麼?」 水月:「感覺已經到了極限 所以」 遙:「極限?」 水月:「對不起,我還是想認真和妳說;遙 我 我和孝之…,對不起。」 遙:「騙人,妳騙人的吧 水月」 遙:「為什麼?為什麼水月會」 水月:「對不起,自從要發生車禍以後,發生了許多事情,但是 我們已經分手了。是我不好,我啊 其實並不喜歡孝之;怎麼說呢 是誰都可以吧,因為太痛苦了。那不是遙的錯,是我自己太軟弱了,那個時候 孝之正好在身邊 所以就,並沒有什麼感情。」 遙:對水月呼巴掌! 水月:「對不起 遙」 遙:「出去,現在就出去。」 水月:熱淚盈眶奔出醫院 遙:「我知道水月並沒錯,可是 這三年我不能對孝之作任何事情;不 我不要。」 >在路上被星_護士叫住,喝一杯 護士:「天川(護士)雖然身體很弱 可是個意志堅強的頦子,這一點和涼宮很像啊。不過 還是很寂寞呢,因為總在我身邊,一個理所當然在身邊的人不在了,感覺一下心裡空了個洞。但是 我不會逃避的。」 孝之:我在逃避嗎?還是 全部告訴她吧 孝之:「沒想到妳這麼快就開始康復訓練了。」 遙:「我不努力不行。」 孝之:「是啊 但不要太勉強自己了。」 遙:「不 要免強,至今為止 我都沒有勉強過自己,我覺得這樣下去可不行。」 孝之:「這樣啊,我還不知道,遙真堅強啊。我所知道的遙 是個悠閒 膽小 善良的人,好像一直在做夢似的,無法和現實世界連繫在一起,我一直這樣覺得,她經歷了那麼多事之後,還拼命走下去。」 茜:「你真那麼想嗎?」(轉身離去) >孝之,走到病房正要拉開門,聽到裡面傳來哭聲 遙:(用力搥自己的腳)「動啊,你動啊!為什麼,到底為什麼?既然是我的腿,為什麼不動呢?如果這樣 就什麼都不能說了吧?什麼想讓他在身邊,什麼三年啊,什麼醒過來真好啊,什麼啊,我一點都不開心…(哭泣)…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做什麼了啊,把我的時間還給我,還給我啊…(哭泣)…」 >孝之,難過得在雨中奔跑,回想朋友說過的話… 茜:「鳴海的錯就是對誰都太溫柔了。」 慎二:「就因為你這個樣子,大家才會痛苦的。」 水月:「你一個人也沒關係了吧。」 >差點被車撞,被車濺了滿身濁水 星_護士:「但是不能逃避啊。」 孝之:「我…我…, (大吼) 可惡 可惡 可惡。」 >隔天 孝之:「我有話和妳說 遙。」 [第14集] >孝之,推著坐在輪椅上的遙,到河堤坡上 孝之:「我…喜歡水月。因為有她,正因為有她,我才能站在這裡。我想她也很痛苦,即時在我身旁;我的心是不是在別的地方呢,自己在這裡真的可以嗎?可是、可是,我沒有發現她是那麼痛苦。最後她從我的身邊離開了。我,都沒有發現。如果還來得及,我想治癒她的傷口,就算用一生也可以。」 遙:「果然是過了三年啊。但,這也沒辦法啊。在這三年,孝之度過了我所不知的時光。我能回想到的,是三年前的鳴海。那個人,已經再也找不到了。給你帶來了痛苦的回憶,對不起。不過,已經沒事了;那只是一個愉快的夢。謝謝你。」 茜,拿起畫冊翻閱。 遙述說畫冊的故事:「妖精瑪雅鳥尔失去了記憶。一個人住在森林深處,在那裡,偶然闖進個女孩子,她們成了朋友;女孩子叫來了很多朋友,大家融洽的玩著。可是因為瑪雅鳥尔不是人類,所以生長的很慢,孩子們漸漸都長大了,忘記了瑪雅鳥尔。而留在她記憶裡的只有那最初遇見的女孩子。不過,那女來已經長大了,不能再和瑪雅鳥尔一起玩了。即實如此,已經變成大人的女孩還是忘不了瑪雅鳥尔。她又來了,於是,瑪雅鳥尔給了滿面優傷的女孩一份禮物。裡物,是告別的話。可是,人類並不懂告別的話,瑪雅鳥尔是一只告別的妖精。可她忘記了,所以只能選擇告別。長大成人的那個女孩接受了瑪雅鳥尔的告別。收到瑪雅鳥尔裡物的那個女孩兒啊,成為了世界上最善良的女孩。那就是我們所看到的書_。讓我們用微笑告別吧。好嗎?」 孝之:「再見。」 遙:「再見。」 孝之接到店長的電話:「…對不起,我還是放棄正式社員的事。有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可是我卻傷她很深。於是她離開了,所以我…。」 水月:「為什麼,為什麼。我沒有孝之也行。一個人也能活下去。」 孝之:「我不行。我想妳在我身邊。」 水月:「我已經不想再做遙的替身。」 孝之:「不是替身。我愛妳。」 水月:「那遙怎麼辦。」 孝之:「我全說了。我的感覺,我全對她說了。我對她說再見了,我不想再見遙了。」 水月:「你現在告訴我這種事情。我已經不能回頭了,也不想回頭了。」 孝之:「不需要回頭。因為有妳,我重新振作。因為妳一直在我身邊。所以,就就現在開始,我也想妳在我身邊。我不知道以後怎麼辦,但是,我想和妳在一起。就從這裡開始吧。」 遙也實現,畫出她的故事並出書了,真正的寶物。 影像來源:PPS影音。 資料來源: 閱讀式 - 個人簡介 - yam天空部落 http://blog.yam.com/user_data.php?BLOG_ID=bb201986 ※資源分享,轉載請註明出處!!※ 閱讀日期 2010.11.2 發文日期 2010-12-28 20:53:44 附上 分類 動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