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閱讀」,不只是閱讀一本書、一幅畫作、一首音樂、一場美景、或是一種無可名狀的情緒。
  • 2256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推薦-討論] 辻田里々子《小鹿的觀察日記》(未)

第一集最精彩,第二集還好,第三集結尾無理頭又爆笑。小鹿冷面笑匠,講的話有時剖有道理的;樁也很奇妙…。學校像是小型社會,百百種人什麼人都有,見怪都不奇怪! 以下結入用對話方式呈現,以便做個案分析。 ★顏色區分: 紅色:有道理、有趣、好笑的對話。 橙色:角色名字。 紫色:我的[感想]。 淺藍色:名言。 ★符號區分: 「」:角色說的話。 ( ):角色內心說的話。 >:場景轉換。 ★【第一集】 [第一話] 市立富丘國中 (3年4班) 同學閒聊:「都夏天了,卻沒有什麼好事發生。結果每天都在重複一樣的事。怎麼都沒啥好玩的事啊 ─」 小鹿:(你們這群笨蛋!怎麼可能每天都在重複一樣的事?光是我們班上,就多得是好玩的事了。)比如說,其中,我最注意的是這3個人: 女生人氣NO.2,夏草透:心情不太好。因為他喜歡的女生在跟其他男生說話。 男生人氣NO.1,花井桃香:宛如置身夢境。因為她心儀的人直接叫她「桃香」。 女生人氣NO.1,椿初流:心滿意足。因為他討厭的傢伙一臉鬱悶的樣子。 而我則是,完全的故事旁觀者:苗床鹿乃子。 → 小鹿,不經意掉落文件,被夏草撿到:「班上名冊?」之事件後…,小鹿:有必要研究一下什麼叫普通。可是,要怎麼研究呢…?以班上某一個人為樣本,徹底調查就好了啊! → 小鹿:「樁!不好意思 ─ 你現在方便嗎?請問你有喜歡的人嗎?」 樁:(驚嚇貌!!) 小鹿:「我沒有要跟你告白啦。」(我討厭這個人。) 小鹿:「我表妹看到我們班合照,對你還滿喜歡的 ─ 」(我瞎掰的啦。) … … … 樁:「我和腦筋笨的女人話不投機半句多。」 小鹿:(這麼臭屁!你以為你是誰啊!大少爺喔?) 樁:「我也不想和醜女說任何一句話!」 小鹿:(他以為他國王啊!) 樁:「妳是不是喜歡夏草…!」 小鹿:「你…你白痴啊!那種事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你只式樣本!A和F是否正常的樣本!你是A吧?我的意思只是這樣!」 樁:「這傢伙搞什麼啊…?奇怪的女人。」 [感想] A和F樣本都出來了!!... 葉重新(2008)。教育研究法[第二版]。台北:心理。 一個研究通常有一個或兩個以上的自變項,有些研究還有中介變項。(P.41) 兩個,(有/沒有),T考驗;3個以上,F考驗(變異數分析)。 → 花井:「我可以…跟妳一起吃午飯嗎?」 花井:「苗床同學…妳和樁…在交往嗎?」 小鹿,吐出喝的可樂:「100%沒有!」 花井:「可是…今天樁主動跟妳說『早』!」「我第一次看到樁主動跟人打招呼!」 小鹿:「他也是人!偶爾也會想早上見到人跟人打招呼吧!」(隨便亂講的) 花井:「樁一定…對妳有意思。」 小鹿:「所以…妳想要我怎麼做?」「叫我躲著樁,免得他來找我講話嗎?」「還是妳要我直接在樁面前跟他說,我對他沒意思?」「我最討厭這種女生特有的迂迴講話方式了。怒我告退。」「有時間擔心這些有的沒的,不如去讀點『如何讓自己成為說話高手』的書!」 樁:「妳在聽什麼?」(妳是哪個年代的次文化少女啊?) 小鹿,不理睬:(跟他扯上關係準沒好事。) 樁,呵呵冷笑:「妳好大的膽子啊…」 在旁邊看他們打鬧的女同學:「不會吧…那是怎樣?」 [感想]小鹿真是標準的國中「次文化」學生!這真是一個研究的好典範。(笑) 花井:「早安。這是妳昨天說的書!可以學到不少呢!」(我買了!) 小鹿:(這個女生是天然呆!) < 最不想招惹的東西前三名:1.天然呆 2.電波 3.沉溺自我幻想> 小鹿,名言:『君子不履險地』! 花井傳紙條Dear苗床:今天也可以一起吃便當嗎?我會努力讓自己成為說話高手的!(小鹿心想,慎重地回絕她吧!) 夏草也傳紙條給苗床:我可不可以也一起吃?(小鹿…) 樁在一旁反諷的說:「唷~~你們三個感情很好嘛?」 小鹿生氣冒煙又(要體貼)的激問:「樁你要不要也一起來啊? 」 小鹿:(結果…不知為何,變成這樣。) (班上一個又土又不起眼的女生,突然和班上的萬人迷們熱了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他們一定這樣想吧? (原本是班上唯一且絕對的旁觀者的我…現在竟然成了注目度NO.1的女生!) >小鹿:每個女生,都有兩種以上的面貌。妳跟她再怎麼好,都還是會 ─ 不可以相信她們,也不能責怪她們。女生就是這麼感情用事的動物。這是沒辦法的事。「那我寧願做獨行俠!」既然明白這道理,我為什麼… [感想]:小鹿的過往經驗,所產生的內在衝突。 >花井,被女學生揶揄。 花井:「我想和苗床同學作朋友!」 小鹿:(為什麼不將花井同學甩掉呢?) 小鹿:(她又被整了嗎…?好討厭的感覺。這已經不關堅強、軟弱,甚至自尊心的問題了。當然也不關什麼正義感。純粹只是…感覺不爽的問題啦!) 小鹿,觀察到某男同學偷打了擴音室鑰匙,跑去擴音室宣言:「不管你們信不信,我知道你們所有人的秘密!不准你們對我朋友做那種無聊的事!你們再敢這樣,小心我把你們的秘密通通抖出來!」 [感想]:小鹿見義勇為,超有魄力! >因此…小鹿被老師叫去學生輔導室訓話,還連絡了家長…。 花井,很不自然的:「哇啊!好巧喔!我剛好也現在才要回家呢!對了!那我們一起走吧!」 小鹿:(演技也未免太差了吧?)(她自己都沒發現嗎?可怕的天然呆啊…) 小鹿:「有什麼事嗎?不然妳沒事等我幹嘛?」 花井:「也不是說有事啦…」 樁:「我們等妳,是因為妳是我們的朋友。」 花井:「等妳好久囉。一起回家吧!小鹿!」 >小鹿:(以往的我,最討厭等人,也討厭被人等,更對什麼友情遊戲敬謝不敏。但是 ─ 「小鹿!」好久沒有家人以外的人,這樣喊我名字了,嚇了我一跳。所以現在有一點點,有那麼一點點…開始相信真有友情的存在了。) 小鹿:夏草透笑了。花井桃香也笑了。連椿初流都笑了。所以連帶著,我也笑了! [第二話] 林堂國中篇 ---------------------------------------------------------------- 小鹿:『心地善良的好女孩?』有沒有搞錯啊! 轉學來這個學校一個禮拜了。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偉人曾這麼說。:「每個人在他的人生中都是主角!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故事。」 小鹿:「的確,觀察本班可發現,很多人實在是天生的演員!」 《班上同學觀察筆記》(通稱:小鹿的生死簿) 水天宮鞠音(國3) 爽木螢太郎(23歲) 3年D班的導師(英文老師) 小鹿:(相當受學生歡迎,校長也對他非常信賴 ─ 這個宛如青春片男主角,陽光大男孩般的老師,沒想到竟然和學生在交往。) 鞠音:「妳可能已經發現我跟老師的事了,不過就算妳說出去也沒用。我說的話和妳說的話,妳想同學會相信哪一邊呢?」 小鹿:「妳很有自信嘛。」 鞠音:「那當然!不然妳以為我一直扮演『心地善良的好女孩』是為了什麼?」 小鹿:「妳騙了每一個人。」 鞠音:「那是被騙的人笨啊!」 小鹿:(好爛的個性哦 ~~~~) >學生輔導室。 爽木老師:「苗床,妳為什麼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啊?」 小鹿:「因為我喜歡獨來獨往啊。」 爽木老師:「老師很擔心妳耶。」 爽木老師:「朋友是任何物品都難以取代的生命財富喔!」 小鹿:(我真的很怕這種青春片劇情…)「怒我直言,我現在又沒有被人欺負,我覺得沒有問題 ─ 」 爽木老師:「苗床。姑且簿論事實為何,妳知道嗎?現在老師辦公室都在傳妳是不是被人欺負了。算老師拜託妳,去其他教室上課或午休時,請找個同學一起,好嗎?」 小鹿:(什麼啊?原來他根本不是在擔心自己,而是 ─ ) 小鹿:「說的也是…不然午休還會打躲避球的師生感情融洽形象,就全白費了,是吧?」此話,一針見血!! [感想]:小鹿馬上察覺「校園霸凌」,對象竟然是老師對學生的欺壓! 小鹿:(果然不出所料。我就說嘛,沒有半個人發現這小子很詭異才奇怪咿。) >爽木老師,發講義…漠視小鹿。 小鹿:(居然不理睬?虧你還是這個成熟的大人。有學生反抗自己,就當他不存在?僅管這種作法很無聊,但一定有學生會因此受傷啊。) >在資料室。 鞠音:「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跟我說,等我16歲就要娶我,還說你喜歡我嗎!」 爽木老師:「我是喜歡妳啊。可是,後來出現了家裡條件比妳爸還要好的千金大小姐。」 鞠音:「那我呢…?」 爽木老師:「妳以為我會對一個小孩子認真啊?」 鞠音:「我要說出去!把你和我的事,通通公諸於世 ─」 爽木老師:「呵…要說就去說啊。到時妳會被人當成被大人玩弄的少女,成為世人茶餘飯後八卦的話題,並且一輩子都活在別人好奇的眼光中。若妳已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就去說吧。我想妳沒那麼笨吧?聰明的妳現在,就是阻止這位在外面偷聽的朋友,將剛剛的事說出去。」 小鹿:「你這個大爛人!」 爽木老師:「會偷聽別人講話的缺德學生,沒資格說我吧?」 小鹿:「你就是這樣,把阻礙你的學生逼走的吧?比如之前那兩個,被你逼到不來上學,進而轉學。」 爽木老師:「妳沒說錯,那兩個人確實是我逼走的。但是,那又怎樣?為了讓班級永遠處於完美的狀態,汙濁的部分當然要及早清除掉。小孩子不需過問大人的事,只要聽話就好了。呵…所以妳也不要想什麼歪主意喔。在我面前,乖一點才是聰明的作法。區區一個國中生,搞出什麼名堂來?」 [感想]:社會事件陳出不窮,學生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應對措施。 >聽說是教育委員會來視察! 小鹿:(給鞠音,紙條~發揮妳最拿手的演技,裝一下『是那兩個人自己不對!』。麻煩嚕。) [感想]:之前鞠音嫉妒爽木老師關照小鹿,並使用技倆陷害小鹿。現在,學生對學生的心理戲,轉為對老師的戲碼重演! 爽木老師:「各位同學,安靜!開始上課囉。誰可以把這句話翻出來 ─」 小鹿:「我!」 爽木老師:「只有一個人會嗎?其他人呢?」[感想]:忽視學生的發問權利。 小鹿:「我!」 爽木老師:「苗床…」 小鹿:「是!」 小鹿:「聽說之前轉走的那兩位同學,他們不來上課是因為爽木老師,是真的嗎?」 爽木老師:「哈哈!有這種的八卦在流傳嗎?傷腦筋耶!這件事老師待會再跟妳說明喔。好,回到課堂上。剛剛那句話的翻譯 ─」[感想]:沒立即解決問題,又轉移話題(老師也會打「煙霧彈」)。 鞠音:「苗床同學!妳不可以輕信奇怪的八卦啦!那個八卦只是說,『老師不理那兩個人』啊!」[感想]:還原事情真像,陳述事實。 >學生議論紛紛。[感想]:問題,產生效應了。 鞠音:「老師人那麼好,怎麼可能有那種事!對不對?」[感想]:心理遊戲,真高招! 爽木老師:「……當然沒有。」[感想]:讓當事人說明!並以證據佐證。↓ >此時廣播器傳來:「妳沒說錯,那兩個人確實是我逼走的。妳沒說錯,那兩個人確實是我逼走的。但是,那又怎樣?為了讓班級永遠處於完美的狀態,汙濁的部分當然要及早清除掉。小孩子不需過問大人的事,只要聽話就好了。呵…所以妳也不要想什麼歪主意喔。在我面前,乖一點才是聰明的作法。區區一個國中生,搞出什麼名堂來?」 >學生議論紛紛。 爽木老師:「妳!」(百口莫辯) 小鹿:「不要小看義務教育!」[感想]:這句話說得好!超震撼! 教育委員:「爽木老師。我們想跟你談一談。」 鞠音:「謝謝妳!妳是看我被老師欺負,才替我報一箭之仇的吧?我以後會改過自新 ─」 小鹿:「有沒有搞錯啊!笨蛋!妳可別會錯意了!我只是最看不慣那種噁爛的傢伙!妳以後要怎樣,才不關我的事咧!」 鞠音:「笨的人是妳吧!這時候妳就該想水天宮鞠音欠了妳一份人情,才是聰明的作法啊。」[感想]:善用籌碼,這傢伙好高竿! 小鹿:「原來妳是假哭?」 小鹿:「妳的個性真的很爛耶!」 >兩人都笑了。[感想]:化敵,為友?結局也不錯。(笑) [第三話] 佐佐第一國中篇 ------------------------------------------------------------ 轉來這所學校3添了,在這所新學校,也有八成的女學生,會阻止好朋友減肥。 小鹿:「這根本是『在芭蕾舞鞋裡放圖釘』的文化…!不是一起努力向上提升,而是藉由落井下石,讓自己處於有利的位置!自古以來恆久不變的女生文化!」 >移動教室時,在轉角撞上茸谷幸子(3年C班) >此時,蜷川真由美(3年C班)學生會副會長又撞上她們:「妳們坐在這裡很危險耶。害Nina嚇了一跳。」 小鹿:(這女的厲害!明明就是妳自己撞上來的,卻撇開不提,還假裝一副很擔心的樣子,實際上卻在怪人擋路!) 茸谷:< 陰沉又低低估估>說:「從染色體來看,我們女生在性別上應該沒有任何差異,然而那種狗眼看人低的態度,是值得原諒的嗎?不,不能夠原諒。」 小鹿:(這女人是怎樣!?好可怕!) >到了上課地點小鹿才發現,撞到的時候,筆記本相互拿錯。< 吶喊!> >發現,蜷川的《公主☆美人魚計畫~通往女主角之路~》①大改造之後登場②不經意地透露對他已心儀許久③揭發蜷川真由美的惡形惡狀④讓會長察覺,一直默默在背後支持他的人是我⑤會長和我墜入愛河》(細則省略…)。[感想]:這也算是正向的自我實現計畫吧....。 小鹿:(茸谷同學喜歡會長啊?) 最受男生歡迎的蜷川真由美的男朋友是:最受女生歡迎的男同學,松浪涉(學生會會長) 茸谷:「妳這本筆記本,我拜讀了。」 小鹿:「妳的《公主☆美人魚計畫~》我也看了。」 小鹿:「不管怎樣!我們拿彼此的筆記,也沒什麼意義吧!」(咯,拿去。) 小鹿:「我的妳也趕快還我啊!」(生氣) 小鹿:「妳中計了 ─ 想要我還妳,就得參與我的計畫!」 小鹿:(也不想想自己在班上的地位。可是,萬一成功的話!不就是超級的竄位成功?慘了…真是超有趣的…!觀察者魂蠢蠢欲動。) 小鹿:觀察,蜷川。(這個女生真的…社交手腕非常高明!) 茸谷:「妳調查的結果,可以跟我報告了嗎?」 小鹿:總歸一句話:「據我觀察,她是那種愛搶功的人。」 …… 小鹿:(!?他幹嘛氣成這樣啊?) >同學傳言,松浪八卦中的女主角….。 小鹿:(換句話說 ─ 那個人究竟是誰,還不確定囉?) 小鹿:「妳為什麼不說那個人就是妳?」 茸谷:「我說了啊。沒有一個人相信我…!」 小鹿:「首先要從改變造型做起吧?」 < ~通往女主角之路~計畫一步步職行> 涉:< 察覺不對竟,問Nina>「企畫案都是妳幫我寫的吧?」 Nina:「為了涉涉,Nina做什麼都願意哦!」 涉:< 嚴肅詢問>「Nina!我問妳,到底是不是妳寫的?是不是?」 Nina:「…請你搞清楚…Nina從來沒說過,那些企畫案是Nina寫的。」 茸谷:「來,我答應過的,妳的筆記本還妳。」 小鹿:「看來計畫執行得很成功囉?」 >幾天後。 茸谷:< 極度困擾>「我根本不是大家說的那種人啊…改變造型後,都不能碎碎唸抱怨了…松浪同學也以為我是個個性文靜的好女孩,害我有時候覺得跟他講話好累哦…。」 小鹿:「妳真是頭腦簡單啊。妳到現在還不明白嗎?妳會覺得痛苦是必然的。因為妳不是憑實力獲得那個寶座的。妳只是隱藏真正的自己,將原本坐在寶座的人落井下石罷了。到頭來,妳和蜷川還不是半斤八兩?接著就輪到妳被人落井下石了。」 茸谷:「咦?可是苗床同學,妳不是站在我這邊的嗎 ─」 小鹿:「妳白痴啊!妳還真的以為我是正義使者啊?」 小鹿:「我只是一直在看好戲罷了。」 Nina:< 找詢證據>「大家別被那女人騙了!你們看這本筆記!這一切都是她自導自演的!」 涉:「妳以為誰會相信妳的鬼話啊?」 茸谷:「蜷川同學…?我不懂妳在說什麼。」(我沒有必要害怕!) 同學:「又在騙人了。」 Nina:「才怪!我才沒騙你們!...相信我啊 ─」 茸谷:(跟那時候一樣。我拼命說一些有利於自己的話,掩飾自己…) 茸谷:< 勇於承認>「那本筆記本真的是我的!」 >八卦傳開了。 茸谷:「唉~好不容易和松浪同學情投意合說!都怪妳啦,講一些掃興的話!」 小鹿:「咿咿~妳確定是我害的嗎?」 茸谷:「可是,這段日子我很開心。不但變漂亮,還和王子度過了快樂的時光,好像灰姑娘一樣。苗床同學,妳真的是魔法師耶。謝謝妳。」 小鹿:「……妳頭腦真的很簡單耶。我說了!我只是愛看好戲罷了!」 小鹿:(說的也是,如果我是魔法師的話,魔法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解除了呢?) >涉回頭來找茸谷了! [第四話] 大田川西國中篇 ------------------------------------------------------------ 轉來這所學校3天,現在正處於選民期中! 所謂選民期,即強烈認為『自己與眾不同,是萬中選一之人』的時期。 < 青澀時期>: 反抗期(第一次反抗期一般來講為兩左右) →青春期(對異性感興趣) →選民期(對自己異常感到興趣) 其中也有人同時兼具這三種,處於移居永無島(Neverland)時期。 ※這都只是鹿乃子自己的理論。 愛田三枝(國3) 同學:「小愛,這啥啊?美術課的題目不是『風景畫』嗎?」 小愛:「這妳就不懂了!我眼裡看到的就是這樣嘛!」 同學:「小愛果然很與眾不同耶!」(哇喔─好像畢卡索哦!好有個性哦!) 小愛:「會嗎?很普通啊。啊,不過,常有人說我怪怪的就是了。」 松崎敦子(國3) >分組練習投籃。 同學:「小籃!真厲害!」(妳果然很會打籃球!) 小愛:解說「籃球隊同學對她的暱稱啦!因為她出手投籃一定會進,才取了一個這樣的暱稱啊。」 小鹿:(本來是在聊松崎同學的暱稱,但不知為何,聊到最後變愛田同學在講她未來的夢想。跟這種類型的人走太近,真的很麻煩。) 小鹿:「不好意思,在妳講得這麼high的時候…」< 準備離開> >小鹿頭被球打到。 鳴市素王(國3) < 玫瑰花背景+閃亮亮> 鳴市:「來,公主,我帶妳去保健室。」< 跪下動作> 小鹿:「不用了,我沒事。」(話說,你要道歉也該有誠意一點吧?) 鳴市:「妳…真的沒事嗎?」 小鹿:「因為我的頭很硬啊。」 鳴市:「妳…是不是眼睛有問題啊?」 小鹿:「不然我幹嘛戴眼鏡?」 鳴市:「那就是妳的喜好有問題!」(沒錯!一定是這樣!) 小鹿:「?」< 三條線,無言…> 女學生:尖叫「咦 ─ 怎麼會!被鳴市大帥哥深情凝視居然一點也沒心動?他是本校的白馬王子耶!苗床同學好奇怪哦!」 >鳴市,因為太講究POSE要好看,把球投向了不同方向的籃框。 小鹿:(會覺得那種人很帥的人,才有問題咧!他白痴啊?自戀王子…) >小愛與鳴市熱絡的聊起彼此的事。 >敦子看了小愛與鳴市,便別過頭去。 小鹿:(?) < 中間省略…> 小鹿:自己寫的信被貼在黑板上,沒有人會不傷心的。因為她的個性太鮮明了,以致令人忘了,她也是個「人」啊。 小愛:「苗床同學!我有才華吧?」 小鹿:「啊?不好意思,我不會說客套話,如果妳希望得到安慰,最好還是去找別人…」 小愛:「沒關係!妳回答我。!我將來有辦法成為一個有名的創作者吧?妳說啊,苗床同學!」 小鹿:「可能沒辦法吧。我的感覺是,妳並非想創作出什麼,而只是想著『當上創作者以後的自己』罷了。我不認為一個只對自己有興趣的人,能向外界傳遞出什麼訊息來。不過,姑且不論將來,我覺得現在的妳很不賴。有意思又堅強,妳的這種個性 ─」 小愛:(她才不懂。沒有人懂。為什麼大家都不懂呢?我明明是這麼優秀的人啊…) 男同學:「松崎那個男人婆竟然會寫情書?我不爽她很久了!待回跟把信從鳴市納搶過來,以此為把柄,大肆糗她一番!」 小愛:(想像松崎被整的落淚情境。活該!遭到報應了吧?那麼可惡的人,就成為大家的笑柄吧! 不過 ─只有一般的女孩子才會這麼想呢!) >裝水,潑男同學。 小愛:「不要做那麼低級的事!把人家的情書拿來傳閱,是最要不得的行為!」(潑你水讓你腦袋清醒清醒!) 男同學:「啊?松崎之前還不是曾把妳的信貼在黑板上?妳難道不氣嗎?」 小愛:「廢話!我當然氣得要命!所以我才覺得,已所不欲勿施於人!別把我跟普通女生混為一談!」 >男同學生氣,作式要打人;小鹿砸室內鞋,解救小愛。 小愛:「……這隻掉到樓下的鞋…」(是妳的吧?) 小鹿:「喔,謝啦。」 小愛:「我要向妳宣戰!雖然妳那麼說,但我還是覺得自己有才華!妳最好睜大眼睛看下去!」 小鹿:「不用妳說我也會的!只要是有趣的東西,我都會一直觀察下去!」 [第五話]-------------------------------------------------------------------------- 文化祭,表演活動固然看起來都很有趣,但今天文化祭的最精彩處莫過於…被祭典魔力上身的思春少年! 小鹿:依然過著轉校人生,念過各式各樣國中的我,今天是創校記念日,學校放假。─所以,我來到了以前念過的國中,參加文化祭。 小鹿:文化祭…可說是尋常生活中的不尋常活動。正因為此空間非比尋常,更盪漾著一種「令人敢說出平時不敢說出口的真心話」這樣的祭典魔力!對青澀的世代來說,是個再棒不過的活動了。因為隨時可以用這句話來替自己找台階下。~〝跟妳開玩笑的啦!〞 杜若麗子(3年4班) 夏草、花井:「我們好想妳哦~~」 小鹿:(老實說,我放假根本只想在家不想出門。)我會變成這樣,全都是…這個男的害的!_樁:「慢死了!」 小鹿:(是的,愛當獨行俠,向來獨來獨往的我,唯有在這所國中例外。) (中間省略…) 小鹿:「……既然如此,我該告辭了。」 夏草:「咦!」 花井:「妳要走了啊?」 小鹿:「我家離這裡有五個多小時車程呢。」 花井:「那妳今天晚上住我家嘛!」(好不好?就這樣說定吧!) 夏草:「剛好明天是國定假日放假啊!」(你們學校也放假吧?) 小鹿:(幹嘛這樣死命留我啊?) 樁:「妳不在,就失去大家這麼努力的意義了。」 小鹿:(我?) 花井:「我們以前,有一次吃午飯的時候,不是聊到文化祭的事嗎?」 記憶回溯… 花井:「因為我期待和妳一起逛文化祭,期待得不得了啊! 」 夏草:「說到文化祭,少不了慶功宴時的煙火秀!超漂亮的呢! 」 花井:「攤位業績第一名的,可以到頂樓看呢! 」 樁:「竟然把在校園就可以看到的東西當獎品! 」 小鹿:「是喔…?」(微微害羞) 夏草:「當時,妳罕見地表現出有興趣的樣子,」 花井:「於是我們就想,一定要帶妳到頂樓去看煙火 」 樁:「所以…『希望妳跟我們一起看完煙火再走。』如此一來,妳之前欠我的,就可以一筆勾消。」 小鹿:(他們…為了我,今天努力了一整天?) 小鹿:「你們是白痴啊……」< 真不坦率,笑> 小鹿:沒想到竟被他們察覺了,我對於在頂樓看煙火一事感興趣…(可是…最笨的,一定是我。也許我自己也像我在觀察人一樣,正在被人觀察著也不一定。這麼理所當然的事,如果只有我一個人的話,是絕對察覺不到的。今天是文化祭,若是平時,我絕對會把真心話和表情隱藏起來的。可怕的祭典魔力啊。) 【第二集】------------------------------------------------------------------------ [第六話]甘三津國中 國中生,思春期少年少女開始意識到異性目光的社交場所。 轉到這所學校3天了。 笹場滿留(國3) 河合鳴美(國3) 三並亮(國3) 小鹿:笹場今天的敗因是太直接了。當一個人啊,缺乏冷靜之心時,就容易戰敗。(五‧七‧五)※五七五是日本俳句規定的每句字數。 < 酸人的終極之道>:用正面的字句,再加入一點毒舌! 笹場:「我最討厭那種做作的女生了!」 小鹿:「為什麼?妳不爽她哪裡?人多多少少都會有點做作啊。」 笹場:「別以偏概全!我就不做作!我永遠都很自然!」 小鹿:「等你們成為神以後,才可以已你們的衣服為恥!。」 小鹿:「尼采說的。(摘自《查拉圖斯特如是說》。)我們不是神,所以沒有一個人天生就很美。為了在他人面前展現最好的一面稍微做作一點,是很自然的事,不是嗎?」 [感想]…挖哩勒…連《查拉圖斯特如是說》都出來了…。 [第七話]鳥本北國中篇 --------------------------------------------------------------- 小鹿:但其中亦不乏彷彿天生下來就要當主角的人。那麼那些不認為自己是主角,在某種程度上可客觀檢視自己地位的人,又該怎麼辦呢?他們反而傾向於… 藉著不當主角這種做法,來維護住自己的自尊。 全良健男(國3) 樹仙茜(國3) 小鹿:「樁,你真的很強耶。就算來到客場(他校),也總是被人包圍在中央。你站的位置總是在中央,真的是天生就要當主角的人啊。」 樁:「啊?那麼…妳是什麼角色?」 小鹿:「我嗎?要是我站上舞台的話,肯定只是配角。不,搞不好是階級更低的臨時演員。」 樁:「哪有全身散發邪惡之氣的臨演啊!而且…妳在我心中,也是主角啊。」 小鹿:「……樁啊…沒想到你可以一臉沒事的樣子講噁心的話耶。」 樁:「不是我要說,妳這女人真的一點也不可愛!」 小鹿:「你現在才知道?不過,妳這個人倒是挺重朋友的喔。」 小鹿:「也許你是想鼓勵我,不過我不在乎是個臨演喔,因為我比較喜歡當觀眾啊。」 小鹿:「是嗎?妳真的一點也不可愛耶。」 原來老師才是故事的編劇! [第八話]偶像篇 -------------------------------------------------------------------- 搬到這裡已經兩天了。 湖白真奈佳(17)人氣第一的偶像 TSUKASA(18)人氣不上不下的偶像明星 小鹿:「妳為什麼要救她呢?她不在,不是對妳比較有利嗎?」 TSUKASA:「哈哈!沒那回事!她是當紅偶像明星啊。如果她不在了,叫那些因為她而受到刺激的人該怎麼辦?」 [第九話]場輝國中篇 ----------------------------------------------------------------- 轉學到這所學校3天。 女生聚在一起閒聊時,最能引發熱烈討論的話題,大致上可分為3個…! 1.八卦 2.戀愛 3.如果的事。 在「如果的事」中,發生率低的比較受青睞。要假設是很舒服的狀態,這叫腦內妄想。 夢見瞳(國3) 小鹿:…太強了…那個女生,每天都這樣浪費精力嗎?這樣很快就會掛掉吧… 樁:「我連自己都不了解了,怎麼會了解別人呢!」 壬生(弟) (國2) 瞳:「妳也想像一些快樂的畫面吧。在自我完節的世界裡拉起預防線,這樣活著不是很累嗎?」 【第三集】--------------------------------------------------------------------- [第十話] 觀察「心起漣漪之人」得人。 「問題運球」:不回答對方問的問題,而只是在原地等待。視對手的出手方式改變自己的待球方式,進而射籃! 小鹿:他們現在還沒到意識到自己地位的年紀,最喜歡美麗可愛的事物了。等到嫉妒的情緒產生後,人性就會開始扭曲。 流星:「做媽媽的本來就理所當然得24小時想著孩子,什麼都要了解!」 小鹿:「那種媽媽只存在於幻想的世界裡啦。」 小鹿:(這孩子並不知道啊。他不知道「媽媽」也只是普通的女人啊。) 小鹿:「你快點醒醒吧!你以為現實生活中,有心電感應這回事嗎?這跟有沒有血緣沒關係!要和自己以外的人互相了解,本來就是不可能的事!」 小鹿:「你不說出口別人怎麼懂你要什麼?所以才要說出來,確認彼此的想法啊!你不努力去讓人懂你,卻一味要人了解你,也想得太美了吧!」 [第十一話]大洞國中篇 --------------------------------------------------------------- 轉到這所學校3天, 小鹿:「以前曾聽說,20世紀的國中生是被一種『我要脫離這裡!』的衝動所驅使,而驅使21世紀學生的則是 ─ 『脫離半徑5公尺世界』的衝動。」這個時期的重點在於與國中國小非念同所學校的人之接觸。也有那種愛攀關係的無聊傢伙。 小鹿:刻意創造與非日常世界聯繫的人! 江巢破來童(國3):「大家小心!現在有好兄弟走過去!」 小鹿:這種自認為「我就是有特異功能」的人,在班上通常會很醒目。但多半是利用魔術這種大眾化的技藝,來取悅同學。唔嗯…對青少年來說,一帥不只可遮七醜,甚至可遮百醜呢。 岡留人(國3) 山本山元彌(國2) 小鹿:「現在是21世紀了耶!不懂得適時說謊的傢伙會被人罵白目的時代!我實在沒辦法跟年輕卻想法古板的人合得來!」 小鹿:「說謊本身並沒有不對。不對的是不懂得說謊要說到底的傢伙。更不對的是想把自己撒的晃老實說出來,並希望獲得原諒的人。」 [特別篇] 富丘居民篇 ---------------------------------------------------------------- 宇智木那湖(國3) 樁(姊姊)(大2) 樁:雖說學校裡總有一、兩個有意思的傢伙,但每個班都有「自以為很幽默的傢伙。」 男同學:「太好笑啦!那小子快把我笑死啦!」 樁:「沒啥好笑也可以笑成這樣,你才比較好笑吧!」 [感想]:樁的反應才比較好笑! 花井:「因為小鹿真的很會教啊…」 樁:「她這樣說耶!妳要不要考慮當老師啊?」 小鹿:「我才不要從事……」 [感想]:小鹿比較適合當研究員吧!完全的觀察者。 姊姊(大2) 姊姊:「你回來啦?初流。」 姊姊:「怎麼這麼晚?你不是只是拿東西去叔叔家而已嗎?」 樁:「我路上去了朋有的學校一下。」 姊姊:「是每次那個女生嗎?她是你女朋友吧?」 樁:「只是朋友啦!」 姊姊:「少蓋了!女生有哪個不喜歡你的?」 樁:「她就是不會跟我扯這些,我才跟她作好朋友的。」 姊姊:(…朋友啊…太可疑了!不知他那位女生「朋友」長得什麼樣子?) >隔天 樁:「這不是我傳的啊!」 小鹿:「那到底是誰 ─」 姊姊:「是我!你們都來啦!妳就是我們家初流的 ─」 氣質1 臉蛋1 身材1 品味1 希望她作我弟媳指數0 綜合評價:不起眼路人甲。 姊姊:「…普通朋友?」(沒錯吧?) …… 姊姊:「我頭好痛…我要走了…」 [感想]:樁的姊姊還真搞笑,戀弟情結。 [最終話 前篇]淀川國中篇 ------------------------------------------------------------ 轉學到這所學校3天了。 我這次轉到的是W集團(超大企業)總裁孫子就讀,老師拍馬屁拍得非常誇張的學校。 和累正義(國3)學生會會長 冴內雄貴(國3) 和累他的發言很像自我啟發的書。 1.一劈頭就不由分說完全否定讀者。 2.全力讓讀者相信你是有「真正的自我」和「潛能」的。 3.不斷高喊「只要努力,世界一定會改變」之口號,卻只提供抽象的建議。 花井:「唔呵呵…我連我哪裡不懂都不知道了…」 [感想]:某層面來說花井還真厲害...! 今天(3月3號)是小桃生日。 小鹿:「小桃,這個送妳!」 花井:「只要是妳送的,我都喜歡!」 花井:......《數學超克服》、《中學英語》。(氣氛灰暗…) 也是要課後輔導的男同學:「好爛的禮物哦!要我絕對不收!這種東西,連看都不想看到…」 也是要課後輔導的女同學杜若麗子(第一集,第五話):「她一定以為收到這種東西壽星會開心!」(太誇張了!) 花井:「啊!我知到了…小鹿妳是為我好吧…唔呵呵…妳真是個很有意思的人耶 ─」(苦笑狀) 也是要課後輔導的女同學杜若麗子(第一集,第五話):「我知道了。妳是故意諷刺她的吧?諷刺她沒有笨蛋辦得到的事,對吧?」 小鹿:「才不是咧!我只是覺得要把國中的範圍都學會,才能快樂享受高中生活啊!這兩個科目真的很重要!」 樁:啊哈哈哈!(大笑) 小鹿:「我週末去大型書店花了兩天時間全部看過,挑出我覺得當中編得最好的 ─」 花井:「……謝謝妳!小鹿!我真的很開心!」(我會努力K這兩本書的!) [感想]:小鹿送的禮物還真另類啊! [最終話 後篇]---------------------------------------------------------------------- 轉學過108次的我,這次要搬到國外去了(而且是很偏僻的地方)。 小鹿:「『不做』和『做不到』是不一樣的。」 資料來源: 閱讀式 - 個人簡介 - yam天空部落 http://blog.yam.com/user_data.php?BLOG_ID=bb201986 ※資源分享,轉載請註明出處!!※ 日期 2010-12-01 21:21:26 分類 漫畫 人氣 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