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閱讀」,不只是閱讀一本書、一幅畫作、一首音樂、一場美景、或是一種無可名狀的情緒。
  • 2293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資料來源:《生命中不可成受之輕》 名詞解釋:永劫回歸(eteral return或譯:永遠輪迴) 「然而,如果十四世紀的兩個非洲部落的戰爭一次又一次重演,戰爭本身會有所改變嗎?會的,它將變成一個永遠隆起的硬塊,再也無法歸復自己原有的空虛。如果法國大革命永遠無休無止地重演,法國歷史學家們就不會對羅伯斯庇爾感到那麼自豪了。正因為他們涉及的那些事(由於歷史事件的)不復回歸,革命那血的年代只不過變成文字、理論和研討而已,變得比鴻毛還輕,嚇不了誰。」 「我成長在戰爭中,好幾位親人死於希特勒的集中營;我生命中這一段失落的時光已不復回歸了。但比較於我對這一段失落時光的回憶,他們的死有算什麼呢? 對希特勒的仇恨終於淡薄消解,這(回歸的不存在,)暴露了一個世界道德上深刻的墮落。這世界賴以立足的基本點,是回歸的不存在。因為在這個世界裏,一切都預先被原諒了,一切皆可笑地被允許了。」 「如果我們生命的每一秒鐘都有無數次的重複,我們就像耶穌釘於十字架,被釘死在永恆上。這個前景是可怕。在永劫回歸的世界裏,無法承受的責任重荷,沉沉壓著我們的每一個行動,這就是尼采說永劫回歸是最沉重的負擔的原因吧。 如果永劫回歸是最沉重的負擔,那麼我們的生活就能以其全部輝煌的輕鬆,來與之抗衡。可是,沉重便真的悲慘,而輕鬆便真的輝煌嗎?最沉重的負擔壓得我們崩塌了,沉沒了,將我們釘在地上。也許最沉重的負擔同時也是一種生活最為充實的象徵,負擔越沉,我們的生活也就越趨近真切和實在。相反,完全沒有負擔,人變得比大氣還輕,會高高地飛起,離開大地亦即離別現實的存在。他將變得似真非真,運動和自由都毫無意義。那我們將選擇什麼呢?沉重還是輕鬆?」(1999,p29) 貝多芬視沉重為一種積極的東西。既然德語中schwer的意思既是「困難」,又是「沉重」,貝多芬「難下決心」也可以解釋為「沉重的」或「有分量的決心」。這種有分量的決心與他的「命運」交響樂的主題是ㄧ致的(「非如此不可!」);必然,沉重,價值,這三個概念連接在一起。只有必然,才能沉重;所以沉重,便有價值。(昆德拉,1999,p59) 不論誰,如果目標是「上進」,那麼某一天他一定會暈眩。怎麼暈法?是害怕掉下去嗎?當瞭望台有了防暈的扶欄之後,我們為什麼害怕掉下去呢?不,這種暈眩是另一種東西,它是來自我們身下空洞世界的聲音,引誘著我們,逗弄著我們;它是一種要倒下去的慾望。抗拒這種可怕的慾望,我們保護著自己。 一種無法克制的要倒下去的慾念支配著她。她生活在不斷暈眩的狀態之中。 我們也許可以稱這種暈眩為一種虛弱的自我迷醉。一個人自覺軟弱後,決定寧可屈從而不再堅挺,就是被這種軟弱醉倒了,甚至會希望變得更加軟弱,希望在大庭廣眾中倒下,希望墮落,更墮落下去。 但突然感到無力這麼做。悲傷使他完全崩潰。他不理解這是為什麼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俄狄浦斯的故事:他無法忍受這種「不知道」造成的慘景。他割瞎了雙眼,從底比斯出走流浪。為自己的內心純潔辯護時,他想,由於你們的「不知道」,這個國家失去了自由,也許幾百年都將失去自由,你們還能叫叫嚷嚷不感到內疚嗎?你們能正視你們所造成的一切?你們怎麼不感到恐懼呢?你們有眼睛看嗎?如果有的話,你們該把眼睛刺掉,遠離底比斯流浪去! 猶太諺語:「人們一思索,上帝就發笑了。」 因為人們愈思索,真理離他愈遠。人們愈思索,人與人之間的思想距離就愈遠。因為人從來就跟他想像像中的自己不一樣。當人們從中世紀邁入現代社會的門檻,他終於看到自己的真面目:唐‧吉言可德左思右想……….。 資料來源: 閱讀式 - 個人簡介 - yam天空部落 http://blog.yam.com/user_data.php?BLOG_ID=bb201986 ※資源分享,轉載請註明出處!!※ 日期 2008-10-24 22:22:19 分類 書籍的閱讀 人氣 2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