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閱讀」,不只是閱讀一本書、一幅畫作、一首音樂、一場美景、或是一種無可名狀的情緒。
  • 2318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Lenore Terr《推開記憶囚門》

P3 一旦孩子長大之後,他們的創傷記憶起了什麼變化?為什麼有些創傷記憶會潛入地下?如果這些記憶被隱藏起來,它們對生命有什麼樣的影響? P11 某些很重要的感覺 ─ 甚至整個經驗 ─ 是可以從意識中被放逐的,但它仍然會影響人們的態度及行為,甚至也許會在某一個時候回復為完整的記憶。 P15 □隱抑來自於衝突 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根據他和布魯爾Josef Breuer醫師在歇斯底里症hysteria方面的工作經驗,他推斷人們主動且故意的把帶有重要及痛苦情緒意義的記憶推入無意識中。在艾琳這個個案中,導致失憶的來源,則是對失落及絕滅的威脅。佛洛伊德主張,不論是否被理會,被隱抑的記憶會影響行為、思考及情緒,並且會造成心理症狀。他也以為,隱抑的防禦作用不但和心理疾病有關,它也是正常心理的特徵之一。 P16 單純的遺忘和隱抑是不相同的。我們不可能把經歷過的每一件事都存檔歸位,而必須拋棄許多訊息。有些資料並沒有被完整地登錄下來,因此也就不能很完善地被移入儲存庫。此外,有些記憶在儲存之後也不能保持很久,……。 P17 如果一個正常的小孩只經歷過一項可怕事件,他通常會把它記得很清楚。 P18 隱抑是如此強烈、活躍的一種過程,以致於同樣的一件事情可能被隱抑一次以上。 P19 艾琳不斷質疑自己記憶的正確性。可是,對她而言,它們的感覺是「不可否認又無法磨滅」。 P19 在一八九七年前的精神病學著作中,佛洛伊德假定我們隱抑的原因,是我們的記憶造成痛苦的衝突。……但是一八九七年以後,……主張:兒童會產生被誘惑的幻想,而這些想像所帶來的相關內心衝突,是人們隱抑的原因。當他改變立場時,佛洛伊德可說是背棄了艾琳的世界。P20隱抑既可被外在、也可被內在的衝突所激發。 P20 法國心理學家傑尼特Pierre Janet以及紐約的佛洛伊德心理分析學門徒格林亞克爾Phyllis Greenacre,仍然在思考或著述有關童年創傷記憶回復的問題。傑尼特相信,創傷性事件的表現representations在心識活動中被「離解」dissociat-ed了;也就是經由失去和意識思想的聯繫,得以和心智的正常活動過程分開。格林亞克爾則寫道,這些經驗被「隱抑」了 ─ 被埋葬於知覺的薄層之下。 P22 □反覆受創傷的兒童容易以「遺忘」的方式保護自己。 反覆受到創傷的孩子,記憶不如那些只受過一次創傷的孩子來得完整。 第二類型創傷受害者 ─ 一個受到反覆創傷的兒童。 P24 當和原來記憶形成的有關狀況或情緒再度出現時,記憶常常會被迫走出禁地。這就是所謂的「狀況依賴性」state-dependent或「情緒依賴性」mood-dependent記憶。 P28 壓抑是一種暫時性的,而且是意識性的行動。它的目的是把痛苦的事件擱在一旁一段時間。 P43 儘管一項記憶是詳細的並且具有個人意義,錯誤仍然會發生。 P45 他們的記憶可以同時是「對的」也是「錯的」。也些部份是正確的,而有些部份不正確。 P46 「某一些的記憶怎麼能同時準確、詳細,但是又錯誤的?」這種不協調來自一個單項創傷所涉及的強大壓力及訝異。 P53 癥候是主觀的感受;徵兆則是證實可怕記憶的客觀發現。 即使是一項記憶已經完全被隱抑了,癥候及訊號仍然會繼續運作。 P55 位置placement及服裝clithing的記憶往往和小孩子對災難的心理形象有關聯。 P63 記憶不會單單因為被隱抑過而變壞或變模糊。 P68 記憶可以分為兩類:明顯性的explicit,有時候又稱為陳述性的declarative記憶;以及隱含性的implicit,有時候又稱為非陳述性的nondeclarative記憶。這種分類原則比較偏向我們「如何」記憶,而不是我們記得些「什麼」。陳述性或明顯性的記憶是由啟動一項意識紀錄,也就是思考,開始的。你讀一本書,思考它,然後記住它。非陳述性或隱含性的記憶是自動培養出來的,多少是無意識的。你一再重複地模仿畫法本上的字體,直到你能夠不必真正去思考就可以用華麗的字體寫邀請函的地址為止。 P71 「不能說」或「不說出去」no telling顯然發展為思想的壓抑,最後導致隱抑。 P117 經歷過反覆的恐懼才能夠離解。離解需要練習。它通常在童年時以自我催眠的小練習開始。 P119 離解是一種讓人可以擺脫不愉快的思想或事件發生情景的機制。 P131 如果隱抑是一種記憶的埋葬,那麼離解則是從旁滑移。 離解病人失去整合知識、情緒和記憶的能力。離解導致創傷被放置在一旁 ─ 和正常的意識分開來。 P134 離解通常需要重複 ─ 多重創傷第二類型的情況。單一事件通常不足以啟動一個小孩子的自我催眠,家庭中的虐待和暴力是導致小孩子離解最普遍的環境。 少數一些「僅此一次」的創傷性事件,由於它們帶有非比尋常的殘酷或不人道的景象和聲音,致使離解就在剎那間發生了,即使那個孩子以前可能完全沒有任何這方面的經驗。 P135 「轉移」或「移置」displacement的防衛。(佛洛伊德稱它為Verschiebung ─ 「溜出位置」。)這種防衛藉著把注意力轉向感覺沒有那麼強烈的事情上,來幫助使記憶的某些部份消逝。 P157 學習是經由經驗來修正行為。記憶是在時間過程中,經驗的存留情形。 P163 「那只是一種認知的覺知 ─ 一個淡淡的概念,」蓋利說。「我沒有任何確證。我只是有一種感覺 ─ 『xxxxxx』如此而已。」 P167 你怎麼知道,當你記起來某些事情的時候,那是真的,而不是某種精神病幻象?」 P175 非常長久的長期記憶到最後能夠自己重新組合。「新的在舊的面前消逝」。 P180 在創傷處重生 說起來很不可思議,一件這麼危險、這麼可怕、這麼被迫害的事,竟會成為這孩子日後自願從事的活動。可是,話說回來,藝術家也常一再地在他們的藝術中重複他們的兒童期創傷。十四歲時,馬格利特Rene’Magritte的母親跳入布烈河裡自殺,屍體在好幾天後才被發現。馬格利特於是在他的藝術生活中重復他的記憶 ─ 「玩弄」他母親的屍體被從充滿鰻魚的工業河中撈出來和躺在家裡的心理形象。屍體很可能有毀壞的臉和膨脹的腹部。有些人說當她被發現的時候,馬格利特母親的臉被睡衣裹住了。馬格利特重複這些記憶的次數多得無法計算;他以帶著面紗或沒有臉的人來描述他的記憶。他讓你看到包裹的衣服、蘋果、圓形高禮帽、天空 ─ 除了臉部之外的一切;他常常畫充滿水的背景,他創造一種憂鬱的感覺,他畫的女人很怪異 ─ 半人半魚,有著鼓脹的腹部 ─ 再接近一位被從水裡撈出來的女人不過了! 孟克Edvard Munch的母親在他五歲那年死於肺結核,他的妹妹在他十四歲的時候也死於同樣的疾病。這些死亡常常在孟克躺在棺材裡的女人和嬰兒(或胎兒)的畫中被重述。他描繪的是死亡之床,他描繪的是恐懼,甚至連他畫裡活著的女人看起來像死人。但是,最恐怖、最悽涼的形象卻是孟克被嚇壞的生存者 ─ 他自己。 當有名的墨西哥畫家菲麗達‧卡洛Frida Munch還是個少女時,她所搭乘的街車被一輛巴士衝撞,她被一根圍欄刺穿。這場意外所留下的痛苦和殘缺的痕跡反覆不斷地在她的自畫像中出現 ─ 嚴重殘廢、往往很衰弱、毫無表情。六歲的時候,她就曾因為右腳受小兒麻痺症感染在床上躺了九個月。那時,她會想像一個住在地球中心、會跳舞的小女孩來「探望」她。他顯然也緊守著這個記憶。四十歲的時候,卡洛畫了《兩個菲麗達》,那是她最有名的作品之一。在畫面裡,一位健康的菲麗達輸血給另一個長得一模一樣但是比較衰弱的菲麗達。 P191 把自己分裂成兩半 ─ 一半是快樂的「白天小孩」,另一半是極度害怕的「夜晚小孩」。她所運用的防衛方法顯然是佛洛伊德在生命晚期所發現的「Ich-Spaltung」(字義為「分裂的我」I-splitting)。她的那一位「白天小孩」,一直都不曉得她另一位「夜晚小孩」所經歷的事,所有的虐待記憶完全被關在另一位「夜晚小孩」的心裡。分裂是一種防衛機制,讓你把自己或別人看成「完全是好的」或「完全是壞的」;把自己分裂的人,不能夠把自己或他人的正面和負面特質整合為完整、穩定的形象;偶然,關於這些「自我」之一的記憶會遺失。 P193 □分離對象 年幼的「對象分離者」(splitters of the object,那些把他們對別人的看法加以分類的小孩)有在極端憤怒和良好的幽默感之間游移的現象。這樣的小孩在被老師責罵的時候,可能會打老師;「她是一個女巫!」這個小孩會這樣想。但是後來,當同一位老師發餅干時,這個小孩可能會對 P194她表現得特別殷勤。「她是一位天使!」這個小孩這麼想。這種行為源於一方面必須應付有虐待性的父母或照顧者所醞成的過於刺激且可怕的情感;另一方面又必須保留對同一位虐待者所表現的溫柔和慈愛有所記憶的雙重企圖。但是,小孩子通常無法處理兩組完全相反的感情,因此把兩組感情分別隔離起來,一次只覺知到其中的一種。 P194 對象分離在那些精神科醫生診斷為具有「邊緣人格」borderline personality的人身上特別常見。具有「邊緣人格」的人,對他們生命中的主要人物具有極端不同且易變動的看法,而且舉止善變、易怒、情緒化。 P195 多重性格失常mnltiple-personality disorder P200 否認denial:Verleugnung P210 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為那些無法唱歌,帶著他們內心所有的音樂消逝的人而感嘆!」 P212 這些毛骨悚然、壓倒性的恐懼,將 P214 同時使用分裂和離解是多重人格的定義性特徵。在多重性格失常者身上,主體人格host per-sonality只是模糊的覺知到自己似乎有一些外來的層面存在,他可能會覺得自己是在外界影響的控制下,常常聽到這些影響自己的聲音;他會在不同的時候突然失去某部分記憶;在不同的時期裡,他常會以分裂出來的「代我」alters的身分行動;而主體人格通常完全不知道他的代我的所做所為。 P215 ……當我們會面的時候,她才剛開始她的分裂現象。有時候,依薇會責怪她的父母「不好」;之後,她又急速地改變心意,說他們是「全世界最好的人」,依薇的父母對她的這個新行為感到很奇怪。依薇同時也開始不斷地畫心形的圖,一張接著一張。 P217 開始離解(她曾說:「我的心離開了我的身體。」),這也可能促使她漂離記憶。 P218 投射性的認同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 P219 瑪麗蓮把她自己小時候的悲劇投射在她丈夫及孩子的身上。把遺失的經驗 投射在另一個人身上使這個記憶變得比較明晰,如同一道強烈的光線使黑暗的影片變明晰。但是,把經驗加在別人身上同時也使它變得遙遠、無關。 P222 「…我不知道這是否是我生命中最糟糕的時刻,但是它確實對那以後的一切事情都有影響。」 P224 在幻想中否認denial in fantasy P225 「外在現實的否認」 P228 「移置」 ─ 牽涉到把一個人的注意力從感覺很強烈的某件事情上面,轉移到感覺比較淡的事情上面的防衛方式。 P230 .「像是一種社會習俗、一種成長的儀式。」 P231 霍姆斯名句 ─ 帶著她內心的音樂逐漸消逝。 P238 質詢記憶 P247 謬誤或虛假的記憶false memory P252 EX:皮亞傑 謬誤的記憶不會伴有心理創傷的種種特徵 ─ 回復的覺知、行為性的重演、創傷的特定性恐懼和沒有前途的感覺。全然謬誤的記憶只是一個故事,它可能具有內在的連貫性,並且帶有各種細節。但是,它終究只是一個故事。 P262 認知錯誤和社會影響力綜合起來可以誤導和歪曲小孩子的記憶。 P302 記億與時間的錯離 環繞著恐怖意外的記憶片段,往往成為那個記憶的心理圖像的一部分。這些片段和事件「濃縮」在一起;而且,如果具有個人意義,會成為這項記憶的永久附加物。 P305 真實記憶和其他有關的想法或事件之間也存有其他種類的「濃縮作用」或「簡約作用」conden-sation。認知心理學家已經實驗證明,如果一個人經歷過好幾件類似的事件,這些事件有在心識中合併的傾向。 P309 超常態paranormal的力量 ─ 「同時認知」simultaneous cognition的力量。 P311 □記憶裡的時間 扭曲的時間感增加記憶的錯誤。 P314 記憶的要旨仍然是真實的,但是細節有時候會有偏差。 創傷記憶是如何顯現的。有些部分是真實的 ─ 通常是要點;有些部分是不真實的 ─ 例如,犯罪者記述特徵的細節。 當重複事件的記憶被隱抑、離解、分裂或置換了,一旦回復之後,它們的正確性不見得會比一直被記住的單一事件記憶要低。然而,它們通常比較不完整,並且比較容易被簡約或濃縮。 隨著年齡的增加,我們會重新評估我們的記憶;在這個過程當中,記憶的重點有時會轉移。 P327 「移情」和「遷移」transference。「移情」是從兒童期鍾愛的對象 ─ 父母親或其他早年的人物 ─ 轉移到治療員身上。 P328 「『回憶』是移情的人質。」心理分析學家史班斯認為。他的意思是移情作用可能會很強烈,以致於病人可能修改他們所記得的過去來討好或惹惱治療員。 P337 提取我們的童年記憶往往具有讓我們掙脫陳舊、固定模式的力量。 P344 「屏風記憶」screen memory P346 這些零碎的敘述即是創傷記憶的一部分,它們是在創傷事件發生的同時被埋下的記憶。大部分人只能以零碎的片段 ─ 例如兩、三個片語,即使這些片段式語言性的 ─ 來表達二十八個月大之前所經歷的創傷。 P348 在三歲之前,我們的敘事性記憶並不多。但是三歲之後,很多記憶都保留下來了 ─ 尤其是那些反應創傷或具有特殊意義的記憶。 P350 自由聯想free association P356 養育小孩是搜尋自己童年記憶的有力線索。 P357 P358 我們可以藉著回憶我們所在的位置,重新發掘真實的記憶和真實的感情。 P360 把記憶寫下來的行動增加了它們被提取的機會。 P364 雖然分享記憶的經驗可能會有很大的衝擊,但是它帶來外在確證的可能性以及重新處理我們記憶的機會 ─ 找到新重點和了解的機會。 P366 P370 記億遍布整個頭腦 ─ 不只是在腦前葉,而是整個頭腦。覺得一個人在那兒的感覺和一幅心識畫面,同樣都是真實的認識。 P371 發現記憶的意義 鉛筆和紙 ─ 或電腦 ─ 是記憶的好幫手。記憶可以從那兒出來。 日誌或日記是另外一種。寫自傳可能是最好的方法 ─ 雖然自傳常常強調戲劇性以引起興趣,因而修改的記憶。 P380 我們每個人都需要我們的記憶,而且偶爾必須願意去尋找它們。即使是當我們擁有很多回憶時,我們仍然可以找出更多。我們也可以把它們拿出來討論 ─ 不只是敘述它們,還可以去求證並且擴展它們。我們需要我們的記憶來了解自己 ─ 我們是誰、我們相信什麼。我們是我們的記憶。 資料來源: 閱讀式 - 個人簡介 - yam天空部落 http://blog.yam.com/user_data.php?BLOG_ID=bb201986 ※資源分享,轉載請註明出處!!※ 日期 2010-07-18 19:45:04 分類 書籍的閱讀 人氣 3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